当前位置:主页 > 综合参考 >

19岁乡村女孩挪百万公款打赏男主播 只为博一笑

时间:2017-03-18 13:53 来源:未知 作者:信息发布中心

  原题目:19岁乡村妹月薪两千挪132万公款打赏男主播

  因痴迷一名网络男主播,19岁少女何红(化名)在半年时间里先后挪用了公司近132万元公款,用于购买礼物打赏男主播。男主播用这些钱款购买了一辆豪车。3月15日,铁西区人民法院表露这样一起案件,提醒广大青年男女不要沉迷网络,更不要因此违法犯罪。

  

  家住丹东凤城农村的何红,高中毕业后一直没有找到稳定的工作。2015年初,何红来到沈阳投靠亲属,这位亲属创办了一家代售机票的公司。

  亲属部署自惭形秽,自愧不如何红在公司上班,管吃管住每月工资2000多元。何红工作特别用心,赢得了亲属的信任,亲属支配何红做出纳员,掌管公司账户。

  喜好音乐的何红喜欢上网,她下载了一款免费的社交K歌手机应用APP软件“唱吧”。在这个唱吧直播平台里,何红深深留恋上一名男主播。这名男主播不仅年青帅气,还能言善语、能歌善舞。

  何红天天都上网关注着这名男主播的一举一动,每每都能看到有人给其献花、赏礼物时都能得到男主播的回应。何红用自己微薄的收入从平台上购买了“播币”,购买一些礼物不断地打赏男主播。

  

  随着长时间的来往,何红和这名男主播逐步熟习起来,打赏的次数也越来越多,购买礼物的钱款也越来越不够了。何红便不时地从单位账户里转钱到自己账户救急,等发工资后再还回去。

  每次在网上互动,何红老是掌握不住打赏男主播。每次得到男主播的格外关注和问候,何红都特别兴奋,一愉快就送礼物给男主播。大把大把地打赏送礼物,何红成为这名男主播忠实的网友。男主播特意从长春赶到沈阳见何红,两人在一起相处了两天。

  从最开端的鲜花到最后价值数千元的网络别墅、游艇,何红每次打赏都会得到网友的叫好夸奖,何红的虚荣心得到了极大知足。

  然而,购置这些珍贵的礼物单靠何红的收入是远远不够的,何红一次次将手伸向了公司账户。从最开始的转账几百元到几千元,最后发展到转账几万、几十万。

  

  经审理查明,从2015年9月到2016年3月短短半年时间里,何红先后从公司账户里转走了131.9万余元,用于购买“唱吧”的“播币”打赏给她所喜欢的男主播。

  高达上百万的钱款被挪用,何红偷偷告知了父母。父母只好卖房卖地、到处借钱帮着何红弥补伟大窟窿。无奈仍是有17万余元还不上。

  2016年3月,何红亲属无意中发现公司账户钱款莫名丧失,当时并没有疑惑何红,就到公安机关报了警。警方考察期间,何红畏惧分开单位躲藏了起来。

  当得知钱款被何红偷着挪用了,亲属后悔想撤案但已经晚了。因为何红挪用的17万余元已经超过三个月未还,已经构成挪用资金罪了。2016年4月1日,何红被警方依法刑事拘留。案发后,何红父母借了17万余元还给了亲属,获得了亲属们的原谅。

  

  眼睁睁看着132万元就这么给了男主播,何红父母心有不甘,想报警但又发现无法立案。因为何红已经成年,并且打赏给男主播的钱款都是其主动的,没有证据证明男主播存在诱骗行为,所以无法追究男主播的责任。

  随后,何红父母特地赶到长春找到了这名男主播。男主播早已用何红打赏的礼物变现,购买了一辆数十万元的豪车。说起何红犯罪的事儿,男主播表示同情,并准许愿意退还部分钱款。

  近日,铁西区人民法院开庭审理此案。庭审中,何红没有看到男主播的身影,意识到网络的那段情绪并非真爱,为本人的违法犯罪痛哭流涕,后悔不已。

  铁西区人民法院审理以为,何红利用职务之便,挪用本单位资金归个人应用,数额较大、超过三个月未还,其行为已形成挪用资金罪,依法判处有期徒刑八个月。

  

  铁西区人民法院刑庭主审法官黄雪梅表示,近年来,因打赏网络主播而发生的刑事案件或民事案件时有产生,已经成为备受关注的社会问题。因为这种打赏多数属于自愿的民事行为,所以无法追究主播的责任。

  黄雪梅表现,假如打赏者是未成年人,他属于限制行为才能人,能够通过法律做无效认定。从法律角度来讲,未成年人未经父母许可所进行的大额消费是可以追回的,但在现实中还存在一定艰苦。

  黄雪梅提示广大青年男女,千万不要沉迷于网络,不要轻信网友。特殊是未成年男女,更应分外注意防备。同时,家长应增强对孩子的监管,加强对未成年人金钱治理,好比大额钱财、银行卡密码、微信支付密码等,尽量不给孩子掌控的机遇。

  此外,黄雪梅提议相关部门,是否出台像打击电信诈骗转账24小时到账这样的办法,给打赏者一个相似的懊悔缓冲机制。

  起源:辽沈晚报

上一篇:广东佛山农夫种出33斤重巨型萝卜
下一篇:没有了

推荐图片文章

热点文章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