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宗良第十三《新事》通諭

时间:2017-02-08 12:01 来源:未知 作者:admin

  (二七)在國家看來,一切人等無分尊卑,他們的利益都是同等的。窮人也跟富人一樣的是民族社會的參加份子;他們是真正的構成部分,是活的部分,這些部分經過家庭造成了那活動的機體;至於他們還佔絕對大多數這些話,就更不消說得。忽略一部分的公民而偏袒另一部分,那是不合理的事;所以,公家行政實必須適當而熱心的圖謀工人階級的幸福和安慰,否則,那個規定人人應得其所值的公理,就算是被違犯了。我們且引一句聖多瑪斯阿奎納斯的名言︰『部份與整體在某種意義上可說是同一的,所以部分在某種意義上也可以要求屬於整體的東西。』【註廿五】那些願意為人民盡力的統治者。他們的許多種重要責任之中,其第一個首要的責任便是行動應該絕對公道──這種公道是稱為分配性的(Distributive)──即對每一個階級都公道。

  大力不同

  但是,雖說所有的公民都絕無例外的能夠,並且應該,有所貢獻於個人自身也會從而分得莫大好處的公共福利,我們卻不要以為每一個人的貢獻都能取同一方式,且達到同等程度。政府形式無論作著怎樣的改動,一國之中卻始終不會沒有差異和不平等的情形。如果沒有這種情形,社會就不能存在,或者可說就成為不能想像的。其中必須有若干人來獻身於公家社會,他們製定法律,他們施行政令,他們的辦法與權力都在和平時管理著國家,在戰爭時又保衛著它。這樣的人,在國中顯然佔著最高的地位,並且應該受到最高的尊敬,因為他們的工作是最近且最有效的接觸到社會之一般福利的。至於那一些在某一種職務或行業中工作的人,卻並不能像這樣的增進公家福利;可是他們的確也用一種重要方式使民族受到利益,不過沒有那麼直接而已。我們曾經堅持著說,社會的目的既在於使人們變得更善,所以社會所能具有的主要的善,便是美德。

  國家賴勞動者富足

  可是,在一切組織良好的國家之中,還有一件絕對重要的事情,那便是要供給肉體所使用的外在的財貨,『這種財貨的使用,實為善良作為所必需。』【註廿六】說到物資財富的供給,則窮人的勞動──在土地的耕種上,在各種行業的工作上,他們技術的運用,他們體力的使用──便最為有功且又決不可少。真的,他們在這方面的合作是如此重要,我們竟可以確定的說,國家所以能富足,是完全靠著工人的勞力。

  注意勞苦大眾

  所以,公道便要求公家行政應對勞苦大眾的福利嚴密的注意,這樣,那些對於公家利益作了如此大的貢獻的人,他們自己也可以分得自己所創造的好處──應該使他們有房子住,有衣服穿,能夠支持生活,因而使他們感到生存沒有那麼艱苦,沒有那麼難於忍受。接著就可以說,凡是顯得可以促進工人權利的事情,都應該受到認真的考慮。我們切不要害怕,以為這一種關心會損害了其它種利益;正相反,這一定是對大家都有好處的;因為,社會所特別倚仗的那些人倘能免於貧困,那當然是對公家有利的事。

  全體與部分並重

  (二八)我們已經說過,國家不應該把個人或家庭併吞了去;這二者都應該被容許自由而無阻礙的行動,祇要其行動跟公家的幸福和旁人的利益不相衝突就好。可是,統治者們卻應該著意的保障社會及其一切部分。為什麼要保障社會?因為社會的保全,乃是最高權力的極重要職務,所以公家的安寧就不僅是第一條法律,同時還是政府的整個存在理由。為什麼要保障社會的一切部分?因為哲學和福音都同樣的認定了一個原則,以為國家行政的目標,不應該是統治者的利益,而應該是他所統治的人們的幸福。權力的賜予乃是從天主得來,它可以說是分得了一切權威中最高的權威;它的行使,就應該像天主的權力的行使一樣──要有一種慈父式的關切,不但注意到整個,同時還要深入於瑣屑的事情。

  凡是碰到任何一個階級的一般利益受到損害,或是受到威脅的時候,公家權力就應該出來解決這種不良情形,因為除此之外,就無法解決了。

  應保障的利益

  (二九)現在且說,公家的利益,同時也是私人的利益,究竟包含些什麼呢?是這些事情︰和平與良好秩序應該維持;家庭生活應該遵照了天主的法律和自然的法律繼續下去;一種高級的道德標準應該普遍於公家及私人生活;正義的神聖應該被尊重;任何人如損害了別人都應該受罰;社會的每一個人都應該長得強壯而結實,到必要時能夠擔當防衛國家的任務。如果由於罷工或是工人們的其它聯合行動,以致公共和平陷於被擾亂的迫切危險;如果勞動階級的處境使得他們的家庭生活之密結有鬆弛的現象;如果由於工人們沒有時間和機會去作虔信的工作,以致宗教蒙到不利;如果由於男女的混雜或其它種種不良狀態,以致工作場中的道德標準受到危害;如果僱主用不公道的辦法使工人做過多的工作,或是用種種跟他們作為人類的尊嚴不相合的手段來使他們受到屈辱;如果過度的勞動或與性別年齡不適宜的工作損害了健康──在這些場合,那就毫無問題的可以在某種限度以內請求法律來幫助,來施行其權力。這32所謂限度,是應該由那個請求法律干涉的事件之性質來決定的──原則是這樣︰除了不良情形的補救和危機的解除之外,法律不應該做得過分,不應該再走遠一步。

  著重保護貧苦

  權利無論在什麼地方發現,都應該被虔誠的尊重;公家權力有一種責任,應該阻制並責罰損害他人權利的行為,應該保障每一個人自己的所有。並且,既提起了保衛個人權利的問題,我們更應進一步說,貧苦無助的人實應受到特殊的關切。有錢的人有許多方法可以保衛他們自己,比較不甚需要國家來幫助︰那些生活困苦的人們,卻沒有什麼自己的辦法可以依靠,所以他們主要須依靠國家加以援手。為了這個理由,所以那些靠工資渡日的人──他們當然是最薄弱,最感缺乏的──就應該受到公家特別的關心和保護。

  保障合法所有

  (三○)可是,在卻這32應該把一兩項最重要小節目,提出來明白的說一說。

  我們必須牢記在心32,應該爭取的主要事情,便是用合法的行動和政策來保障私有財產。在大家貪得無厭的今日,最重要的事情,便是使眾人都不越出其義務的範圍︰因為,我們雖然說任何人都可以努力改善自己的景況,但無論公道或是公共福利,這二者卻都不允許任何人奪取別人的所有,同時也不允許人們拿無用而可笑的平等這些話做藉口,以侵佔別人的財產。這是最為確實的,以做工為活的人們之中,有極大多數都寧願用正當的勞動來改善他們自己的生活,而不願採取損害別人的辦法。但仍有不少的人,沉迷於不良的主義,迫切的想像革命性的改動,而這些人的最大目的,便是要引起騷亂。實施一種暴力的政策。國家當局自應出而干預,設法限制這些搗亂份子,以便保護工人,使之不受到煽動技術的欺騙,又保障合法的所有人,使之不受到侵奪。

  消滅糾紛原因

  (三一)當工人們採取罷工為手段的時候,那常常是因為勞動時間太長了,或是工作太重了;或是因為他們覺得他們的工資太少了。這種常見的不幸事件,自應由公家的補救辦法來加以消除;因為這種勞動的痲痺,不僅會影響到僱主和他們的工人,同時對於商業,對於公家的一般福利,都是極端有害的︰不僅如此,在罷工之時,暴力和混亂往往近在眉睫,公眾和平因而受到威脅,也是時常發生的事情。法律應該事先有所準備,使這一類的糾紛無從發生;法律應該及時運用其勢力和權威,以消滅會造成僱主與其所僱用者之間的衝突的各種原因。

  勞工最寶貴的資財

  【註五】雅各伯書,五:四。

  【註六】弟茂得後書,二:二。

  【註七】格林多後書,四:一七。

  【註八】瑪竇福音,十九:廿三至廿四。

  【註九】路加福音,六:廿四至廿五。

  【註十】聖多瑪斯,《神學大全》,2a 2a Q. lxvi. art. 2。

  【註十一】同上,Q. lxv. art. 2。

  【註十二】同上,2a 2a Q. xxxii. art. 6。

  【註十三】路加福音,十一:四十一。

  【註十四】宗徒大事錄,二十:卅五。

  【註十五】瑪竇福音,廿伍:四。

  【註十六】聖大額我略,聖經註疏第九章第七節。

  【註十七】格林多後書,八:九。

  【註十八】瑪爾谷福音,六:三。

  【註十九】瑪竇福音,伍:三『神貧的人是有福的。』

  【註二十】同上,十一:廿八『凡勞苦而和負重擔的,你們都到我跟前來,我要使你們安息。』

  【註廿一】羅馬書,八:十七。

  【註廿二】『貪愛錢財乃萬惡的根源。』弟茂德前書,六:一○。

  【註廿三】宗徒大事錄,四:卅四。

  【註廿四】戴都良,第二護教書,卅九。

  【註廿五】聖多瑪斯,《神學大全》,2a 2a Q. lxi. art. 1及2。

  【註廿六】聖多瑪斯,《論領袖的統治》,I,十五章。

  【註廿七】創世紀,一:廿八。

  【註廿八】羅馬書,十:十二。

  【註廿九】出谷紀,二十:八。

  【註三十】創世紀,二:二。

  【註卅一】創世紀,三:一。

  【註卅二】訓道篇,四:九至十。

  【註卅三】箴言,一八:一九。

  【註卅四】聖多瑪斯,《反對敬禮天主及宗教辨》,第二章。

  【註卅五】同上。

  【註卅六】『人類的法律,祇有在跟正當理想性相符合的時候,才能算是法律;所以這是顯然的,它該出於那永恆的法律。如果它違反了正當理性,它就應該被稱為不公道的法律,在這場合,它已經絕對不能算是法律,而祇可算是一種暴力罷了。』聖多瑪斯,《神學大全》,1a 2a Q. xciii. art. iii。

  【註卅七】瑪竇福音,十六:廿六。

  【註卅八】同上,六:卅二至卅三。

  【註卅九】格林多前書,十三:四至七。

  良十三世,《新事》通諭,一八九一年。

  原譯名《勞工問題》,戴明我譯,香港真理學會,一九四九年初版,一九五五年再版。

上一篇:没有了
下一篇:停止投机和不公平的世上财富分配

推荐图片文章

热点文章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