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小说

小洺上了学长的女友

时间:2018-10-09 我是小洺,21岁,在军中服役,我和另一个很要好的学长裕翔是同一批放轮休出去的,他住高雄,我住桃园,收假的前一天,我就先回到高雄找裕翔学长,在他家住一天,再一起收假回营。过了一晚,收假当天的早上,我先出门下楼去买个早餐。
买到一半,就看学长背了包包,看到我就跟我说,队长找他有事,要他提早收假回营,下次再补他一天假,裕翔学长很受队长重用,我就跟学长说没关係,晚上我自己收假回营就行,让他别担心,赶快回去找队长报到要紧。我买完早餐,就回到楼上学长的家里了,裕翔学长家里还住着她女朋友晓玲,才高中毕业,但身材很好,胸部也很大。
我回到楼上,正要回客房时,看到了裕翔学长房间的门没关上,我走近一看,惊艳了,裕翔学长的女朋友晓玲穿着性感的蕾丝网纱睡衣,网纱睡衣内可以清楚看到胸部透露着乳头,学长房间里有酒味,可以想是学长与晓玲做爱助兴时喝的。
我看晓玲应该是睡着的,我蹑手蹑脚的偷偷进了学长房间,走近床边更仔细的看着晓玲,网纱下面穿着的也是一件网纱内裤,可以隐约看到内裤内茂密的阴毛,我的下体已搭起帐篷,肉棒翘得受不了,晓玲的胸部随着睡着的呼吸起起伏伏,我靠得近近看得好仔细,连我的呼吸都要被她起伏的胸部给控制了,还能闻到晓玲呼吸时呼出的浓浓酒气。
我正看着晓玲的胸部出神时,晓玲的眼睛稍微瞇开来了,我吓了一跳,正想着不知该怎么办时,就听到晓玲喊着『阿翔!你起来了唷!怎么没有抱我?快点抱我啊!』。
我吓到,还是在原地不敢乱动,晓玲一边扭动自己的身躯,一边用手抚着自己的网纱睡衣,又喊『快上来啦!干嘛还穿着衣服?』。
我猜她不晓得裕翔学长接到队长电话先收假回营了,然后可能是喝多了,把我误认为是裕翔学长了,我才要稍做解释,说着『晓玲,我…』。
结果晓玲就拉了我的手,把我硬拉上床,还拿着我的手抱着她的胸部,我瞬间感受到晓玲那奶子的触感,当兵两三年,母猪都能赛貂蝉了,更何况是晓玲这样一个美女。我躺在晓玲的旁边,一手还正抚摸着她的奶子,正在想不知道该怎么办时,晓玲转身面向着我,说了一句『阿翔!我要…』。
然后晓玲的嘴就主动的吻上了我,然后她的手还不停的在我的身上游移,甚至要脱掉我的衣服裤子,我享受着晓玲的手在我身上游移,双手终于拿出一点勇气去拥抱她的身躯,便开始与晓玲喇舌起来。
而晓玲的动作更是大胆,她伸手到我的裤子里,直接抓住了我早已勃起的硬梆梆的肉棒,轻轻的套弄着,接着我不晓得晓玲她是不是真的喝醉把我当成裕翔学长认不出我来了,她把我的上衣脱掉,又趴到我下方,把我的裤子连同四角裤一併给脱掉,我全裸了,还弹出了我那硬挺挺的肉棒。
我已全裸的躺在裕翔学长房间的床上,趴在我面前的是裕翔学长的女友晓玲,而且穿得那样若隐若现的性感,刚还与她舌吻过,她的满嘴酒气也让我稍微失去了理智,任凭晓玲要对我做什么,她伏在我下体,抓着我的肉棒,就往她的嘴里含去。
我知道都到这个地步了,叫我怎么能克制得住,我稍起身坐起来,晓玲趴在我的跨下为我口交着,我开始放肆大胆的往她的身体抚,往她的背摸着,往她的奶子抓去,顺势把晓玲的网纱睡衣撩起,跟着脱掉她的睡衣,我看到晓玲裸了上半身,我的肉棒硬得不得了,抓了她的头,让她更使劲前后的用嘴套弄我的肉棒起来。
大概是被晓玲用嘴服务得太爽,不晓得为什么,我像失去理智般了,居然敢脱口说出『晓玲!我要干你!』。
我才说出口,有些后悔,怕晓玲认出是我的声音,谁知道晓玲她回我『嗯!阿翔!快插我!我也好想你赶快进来!』。
晓玲果然已经醉到把我当成了是裕翔学长了,既然是这样的话,那我真的就不客气了,我决定要放手做了,我让晓玲背对我,我脱掉她的网纱内裤,她的内裤已经完全湿透了,不需要我再前戏,也是怕晓玲认出我,所以我才让晓玲趴着,我从背后进入,我也能安心些,我挺起我的肉棒,看着晓玲已经翘得高高的屁股,我对准她的小穴,终于让我插入了晓玲的身体。
我抓着晓玲的腰臀,每一下都狠狠的插入晓玲的小穴,因为我实在不晓得原来干别人的女友是这么爽的事,而且还是一个高中刚毕业的正妹,我猛烈的抽插着,而晓玲开始淫叫,淫叫中还不停得要我干得大力些『嗯…喔…阿翔…嗯…好爽…再大力点…阿翔…用力的干我…』。
晓玲真的以为我是她男友裕翔学长了,我回应着她『晓玲…爽不爽…我要强姦你…我要干死你…你被我干得爽不爽啊…』。
晓玲她没听出是我的声音,淫叫般的回应我『阿翔…我好爽…嗯…快干死我…我就是想被你强姦…』,听到晓玲这样回应,我更是兴奋的干着她,姦淫着她。
我想晓玲既然已经意识不清到把我误当成是裕翔学长了,那我也不怎么需要害怕,我把晓玲转过身来,以正面的姿势再次插入晓玲的小穴,我稍趴下来压着晓玲,双手不停的抓揉晓玲的大奶子,这一次更是我主动的把舌头伸到她嘴里,与她开始喇舌,下半身也不忘前后的抽插着晓玲。
没想到我真的在跟晓玲做爱了,中间我还说几句淫秽的话刺激晓玲『晓玲…你真淫蕩…像个小淫娃…我要干死你这个小淫娃…我要就这样一直强姦着你…』。
最后一句我还慢慢的说得很清楚,晓玲回应着我『嗯…我是淫娃…我很淫蕩…嗯…快干我…我要你强姦我…』,她的回应让我求之不得。
我稍起身,抓着晓玲的双腿往她的肩上压,然后让我的肉棒能够每一下都狠狠的插到晓玲的小穴深处,随着弹簧床上下的律动,还有我每一下抽插撞击的啪啪声,以及晓玲那淫蕩的叫床声,她叫着『啊…嗯…好深…喔…嗯…好大力…好爽…快…干死我吧…我快爽死了…』。
都听到了,是晓玲自己要我大力干她的,我当然不客气的大力抽插,然后接着听到晓玲叫着『啊…嗯…阿翔…我快了…快要到了…啊…快…快了…』
我想晓玲是快要高潮了吧,而我自己也快射了,我就问她『晓玲…我也快射了…我要全部射到你里面唷…』,其实也不是问她,根本是在宣告。
接着我知道我自己已经快要射精了,但晓玲还没高潮,我稍忍着不射,继续猛烈的抽插,跟着晓玲一声『啊…啊…啊…』的喘淫声。
她的整个身体抖动抽慉着,也感觉到晓玲的小穴一阵阵的紧缩,我就在这时候,一次把我热烫烫的精液全部射到了晓玲的身体内,晓玲像是感受到我热烫烫的精液般又呻吟了一声『啊…啊…嗯…』。
我把她的腿压着她的肩的动作没有变,让我的肉棒仍是挺挺的插着她的小穴,轻轻的再抽动几下,让我的精液完完全全的都射在晓玲的体内,我还问她『晓玲…爽不爽…我全射到你里面了…』。
只听她回应着『爽…好爽…都射进来吧…』。
一阵休息过后,我才稍微的清醒过来,惊觉底下插着的是裕翔学长的女友晓玲,我赶快起身,抽出我的肉棒,看到晓玲的小穴口开始缓缓的流出我的精液,我担心流得整张床都是,赶紧拿了枕头垫在晓玲的屁股下,让精液别这么快的流出来,其实内心深处却有另一个邪恶的声音说着,就让晓玲怀孕吧。
说不定怀了我的孩子,裕翔学长却都还不知道呢,但那也只是想想,我赶紧拿了卫生纸擦乾净晓玲的小穴,晓玲整个人软瘫没力的躺在床上动也不动,我擦乾净,而在小穴里头擦不到的,我也就不管了,邪恶的想着反正说不定真的就怀上我的孩子也不错啊。
看着晓玲应该是累瘫到睡着了,我赶快把她的内裤与睡衣都穿回去,盖上被子,清理了一下床上,然后走出房间,反锁房门,不让晓玲发现我有进去过,而且还姦淫了她。我在客厅看着电视,一直到中午我都吃过饭了,晓玲才从房间出来,出来的时候还穿了短裤,套了件罩衫,问我裕翔学长呢,我骗她说刚刚中午裕翔学长被队长打电话提早召回营去了,我晚上再自己回营收假就好了。
她听了不疑有他,就往浴室走去了,我想她应该没有发现吧,而且她大概也会以为早上跟她做爱的人是裕翔学长吧,反正我打死不认就好了,房门都锁着,也没证据吧,只是不晓得像今天这样的情形,还能不能有下一次呢?
────────────────────────────────────────
『女生篇』
我是晓玲,19岁,準备上大一,我是裕翔的女朋友,我都叫我男友阿翔,阿翔是我在网咖认识的,那时候他才刚入伍,还是个菜兵,虽然我们才认识一年,因为每次他休假都会和我约在网咖,之后便在一起交往了,高中毕业,我跟爸妈说念大学想自己在外面找房子租,所以就住到了阿翔家,阿翔爸妈另外又在别处住,所以阿翔是自己一个人,我住到阿翔家,就变成了我在帮他顾家,他专心在军中服役,每次他放轮休,我们就天天做爱。
这次他有个学弟小洺,收假前一天就先到阿翔这等收假了,收假当天早晨,阿翔被一通电话叫醒,他军中的队长要他提早回营,于是匆匆收了行李就下楼要回营了。
我知道小洺下楼买早餐了,也知道小洺前几次都一直瞄着我看了好几次,小洺的体格跟阿翔差不多,好几次我也看到他无法控制勃起搭出的帐篷,让我看得心痒痒,好想让阿翔以外的男人来上我。
这天真是好机会,阿翔提早收假回营了,小洺下楼了,我赶紧到冰箱拿了两罐啤酒,一下子就灌下两罐,我只穿了一套网纱的睡衣与内裤,就躺到床上去假装睡着,房间的门也打开着,让小洺以为是阿翔没关门,果然,小洺买完早餐回来,发现了房间门没关,他就走进来到了床边,我知道小洺正注视着我,让我很紧张,我的呼吸变得有些急促,我多么想小洺赶快扑上来干我。
我知道小洺只敢看着,不敢对我乱来,我只好稍微瞇开眼看着他,然后对他说『阿翔!你起来了唷!怎么没有抱我?快点抱我啊!』。
要让他认为我把他当成是阿翔了,虽然他听到了,他却还是不敢有动作,我试图翻个身,手还故意撩着我的网纱睡衣,对他说『快上来啦!干嘛还穿着衣服?』。
我要让他以为我酒喝多了,真的把他当成是阿翔了,看他还是迟迟不敢上来碰我,就在我知道他準备想解释他不是阿翔时『晓玲,我…』。
我马上伸出我的手抓住他的手,把他拉上床,让他躺到我旁边,还抓着他的手去抚摸我的奶子,我好兴奋,我正在勾引阿翔的学弟小洺,而且他待会一定会干我。
小洺虽然躺在我旁边,手也还在我胸部上摸着,但他应该还是不敢真的对我怎样的样子,所以我只好转身面向他,假装清醒的说了一声『阿翔!我要…』。
势必一定要让他认为我真的把他当成阿翔,让他才敢有下一步的动作,不等他抗拒我,我又马上吻上他的嘴,手也伸到他衣服里摸着他的身体,这时候小洺才敢轻轻的抱着我,我不客气的把我的舌头伸到他嘴里,与他喇舌,趁着与他舌吻时,又把手伸进他裤子里,抓住他那已经硬到不行的肉棒。
我轻轻套弄着他的肉棒,我真的想要了,稍微起身脱掉了他的上衣,又把他的裤子连四角裤也脱下来,让他一丝不挂,他那硬挺的肉棒也挺现在我面前。刚刚舌吻的时候,我就一直趁机把我分泌的口水往小洺的嘴里送去,试图让我嘴里的酒气能感染一些给他,看他能不能敢借酒壮些胆。
看到小洺的肉棒硬挺挺的在我面前,我趴在小洺的跨下,没等他反应,抓着他的肉棒就往嘴里含去,一边吸舔,一边套弄得口交着,我想小洺应该终于投降了吧,他开始有所动作,我还在口交着,他就坐起身,边用手抓玩我的奶子,边用手在我的背上游移着,跟着他顺手把我的网纱睡衣给脱掉,终于他也忍不住想干我了吧。
我能感受到他的肉棒更是硬挺起来,小洺的手还扶住我的头,让他的肉棒在我嘴里前后抽插起来。我想到待会就要让阿翔以外的男人干我,我的小穴早已经把我的网纱内裤弄得湿透了,我已经好想要小洺赶快干我了,这时候小洺突然说『晓玲!我要干你!』。
我听了之后,知道小洺他终于也忍不住了,于是我赶快回他『嗯!阿翔!快插我!我也好想你赶快进来!』。
听到我说这句,他一定更能肯定我把他当成是阿翔了,他一定能更放心的开始干我了,果然他让我背对他,脱下了我那已经湿漉漉的内裤,我像只母狗般的已经等不及他赶快插我,我背对着他,把我的屁股翘得高高的,感受到他的肉棒抵在我的小穴口,然后他一个往前,小洺的肉棒终于干到我的小穴里了。
其实我的第一次给了阿翔,就没跟别的男人做过,这次大胆的尝试让小洺来干我,是阿翔以外的男人,内心里的刺激不会比身体的兴奋来得少,小洺他干得我好爽,我放声的呻吟起来,还要用言语刺激小洺『嗯…喔…阿翔…嗯…好爽…再大力点…阿翔…用力的干我…』。
他一定认为我把他完全得当成阿翔了,小洺也开始说着『晓玲…爽不爽…我要强姦你…我要干死你…你被我干得爽不爽啊…』。
听到他说要强姦我,要干死我,我被这些耳语的感官刺激得更加放蕩起来,我开始回他『阿翔…我好爽…嗯…快干死我…我就是想被你强姦…』,我就是要小洺像姦淫我般的干着我。
就是要让他认为我完全的把他当成阿翔了,他听我这样说完,终于他把我翻过身去,由正面的插入,一双手还不停的搓揉我的两粒大奶子,而且这一次是他主动的舌吻起我来,他的下半身也还是不忘的一直抽插着我,就像是一般男女朋友做爱般的干着我,跟着我听到他对我说『晓玲…你真淫蕩…像个小淫娃…我要干死你这个小淫娃…我要就这样一直强姦着你…』。
听到他说要强姦我的最后那一句,我就更加的兴奋,更加的觉得刺激,我就是想要小洺强姦我,我回应着『嗯…我是淫娃…我很淫蕩…嗯…快干我…我要你强姦我…』我就是想要被阿翔以外的你强姦我,你知道吗?
接着小洺他抓着我的双腿,往我的肩上压着,我的小穴被这样的姿势弄得更开,让小洺的每一下抽插都能狠狠的干到我的小穴深处去,小洺他真的在姦淫着我,我也爽得回应他『啊…嗯…好深…喔…嗯…好大力…好爽…快…干死我吧…我快爽死了…』。
他听到我这样淫蕩的叫着,他的体力像是用不尽般的更大力的干着我,我感觉到我的小穴,到我的小腹,有一股感觉,我想我快高潮了,我开始叫着『啊…嗯…阿翔…我快了…快要到了…啊…快…快了…』
就听到他也在这时回应我说『晓玲…我也快射了…我要全部射到你里面唷…』。
我根本爽到听不到他说要射到我里面。我只知道我快要高潮了,而且小洺还是不停的猛烈抽插,我不行了,不由得叫了一声『啊…啊…啊…』。
然后我的身体一阵的抽慉,我也能感受到我的小穴无比刺激的紧缩抽慉,然而这个时候,我感觉到我的小穴深处,有一股暖烫的热流喷射进来,那是小洺也在我体内射精了,那股热流让我抽慉的小穴更加的刺激,使得我又不小心的呻吟了出来『啊…啊…嗯…』。
小洺并没有马上将肉棒抽离我的身体,仍是压着我,肉棒挺挺的顶着我的小穴深处,让他把他的精液射乾净,他还问我『晓玲…爽不爽…我全射到你里面了…』。
而我真的也爽到只能回应他『爽…好爽…都射进来吧…』。
小洺一阵休息过后,才终于起身,抽出他的肉棒,我能感觉到小穴突然没了肉棒的充实感,里头的精液应该会趁这时流出,小洺也知道吧,他赶快拿了枕头垫在了我屁股下面,不让精液流出来,我想他该不会是想让精液留在我身体里,想我怀上他的孩子吧,这万一让阿翔知道怎么办。
不过好在他还是赶快拿了卫生纸清理我小穴流出的精液,虽然还有残留在体内的精液没抠弄出来,但也就算了,晚些我自己去浴室沖洗就好了,我整个人被阿翔以外的男人姦淫这样的念头刺激着,身体被小洺这样激烈的猛干后,我实在爽到累瘫了,一动也不想动,于是闭上眼休息了。
等到我醒来时,时间已经是下午了,睡衣与内裤也已经穿回我身上,床铺也稍有整理过,我看房间的门已被关上,而且还上了锁,我想小洺还真是聪明,知道要製造假像,我穿上短裤,套件罩衫,走出房间,看到小洺在客厅看电视,假装的问他一句阿翔呢,他居然骗我说阿翔中午才被召回营去,我想他大概是想让我以为早上干我的人是阿翔吧。
算了,反正是我自己设计好让他来干我的,随便他怎么掰吧,我赶快去浴室沖洗我的小穴比较要紧,在浴室里沖洗时,我还已经开始在想着不晓得还有没有下一次的机会,原来让不是男友以外的男人干是这么刺激的事,反正至少是认识的,我也不太算是乱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