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小说

卖身姐妹

时间:2018-09-07 少东是一个着名大商贾,家中富有财物,他平生唯一嗜好就是渔色。每逢遇见美貌妇女,必要千方百计弄到手。
有一次他在理髮店中,看见一位替人洗头的女子,及一位替人马杀鸡的女子,容貌非常美丽,回家后便派人打听这两女子的出身。不多几天,居然被他打听清清楚楚。
原来这两个女子,原是同父异毋姐妹,姊姊叫廖育玲,今年二十六岁,已嫁,妹妹叫廖艳秋,今年亦二十五岁,尚未出阁,是父亲早先在外的二太太所生。
二人原分开而住,姐家住台南县后壁乡,妹家住云林县元长乡,因老父经商失败,债筑高达三百万元,而获罪入狱,姐育玲丈夫公务员薪水有限,所以才将妹艳秋接来同住拟此下策生活。
少东探得细情之后,知道可以利用,于是打发一个能言善道的人,向育玲姐妹说项。如果肯以肉体牺牲,在补助她们生活以外,还许了好多利益。
经过几番唇舌,育玲总算被他打动,背着自己的先生,两方面预先订好了时刻,在少东的别馆相会。
这天少东老早的来到别馆,专候育玲到来。在下午一点多钟,育玲果然来了。
少东看她今日打扮更为娇艳,所以等不得答话,迎头先抱在怀中,向她亲了一下,育玲羞惭地说:「大白天的像什么,快放开!」少东道:「宝贝,我可真急死了,我这里无论白天黑夜,永远没有人的,妳快可怜可怜我吧!」育玲听了无奈,只好一笑。少东刻不容缓的,将她抱在床上宽衣解带,便自干起来。
少东干到高兴时,问育玲道:「妳不是还有一个妹妹吗?她怎么不同来呢,她若能来,我一定还要加倍酬谢妳们。」
育玲起先不答,后来被他紧紧追问,才说:「我听说你是一位好渔色之人,我怎能让我妹妹白白受你遭塌。」少东又道:「据我知妳是已嫁过丈夫的,是吗?妳丈夫干妳的滋味,比我今天插得怎样?那个舒服?」
育玲闭上眼睛,装作听不见。少东紧问着:「今日妳与我相会,妳的家人、丈夫可知道这一回事吗?还有妳妹妹是否愿意来呢?」
少东当时正干得起劲,亦没有再行追问。至干完之后,伏在育玲身上,喘息了一会才在追问,育玲道:「我因为是已嫁人的,所以才不避羞耻,来干这种事。」接着,又说:「我妹妹尚是完好的处女,怎能把一生名节,就此葬送了呢,再说我不是为事所逼,我才不会背着丈夫作出这种不知羞耻的勾当之事。」
少东说:「方才你说为所迫,可以告诉我吗?」
育玲道:「可以倒可以,不过告诉你也没用。」少东道:「妳告诉我,或者我能帮助妳。」育玲道:「我父亲本是一个商人,因为买卖亏累,欠了人家三百万块钱,被人告到法院,以恶性倒闭为由,被捕入狱,已达五个多月。
我家除了父亲还有母亲、我老公,就是我们姐妹两个,每月平均要给债主五万元,丈夫每月薪水才二万元,即然如此谋生不易,我们两姊妹只好到理髮店去作活,慢慢设法筹钱。
后来你派人去找我说,要出重资,来劝我姊妹念头,当时我一想,我要救我父亲及还清债款非钱不可。
儘管替人洗头、马杀鸡,一个月也赚不到几个钱,现在有了这个机会,倒是得钱的一条好门路,但是我妹妹是个黄花闺女,我不肯让她坠落。于是就背着丈夫一口答应,情愿陪你侍寝。
你要知道,我父亲若不是遭遇这种事,你无论出多少钱,我亦是不来的,你若把我看作败柳残花,那就错了。」
少东道:「救妳父亲得要多少钱呢?」
育玲道:「方才我不是说欠人三百万块钱吗。」
少东道:「现在若有三百万块钱,你父亲能出来吗?」
育玲道:「那是当然的。」
少东道:「那么只要答应我二件事,我立刻可以给妳三百万块钱。」
育玲忙道:「你如果真的肯出三百万块钱的话,无论什么事,只要我办得到的,我一定都答应。」
少东道:「并不是难事,第一件事,每隔两天妳必须与我作爱一次,第二件事,就是带妳妹妹到这儿来。」
育玲听罢,沉吟一会道:「这二件事中的第一件事我可答应,但第二件事我现在还不能答覆你,我得同妹妹先商量一下,你等半天之后再听回信吧!」
少东听她有商量的余地,心中很快乐,便在身上重整旗鼓,又连干了三回,育玲临走时少东给了她五仟元,并叮嘱道:「最好下次就把艳秋带来。」育玲回家后,背着母亲及丈夫,悄悄把今天的情形,对艳秋说了一遍。
育玲去会少东,艳秋本来就知道,现在听育玲说少东有这样要求,当时很难回答,不由将头低下。
育玲道:「这不过是和妳商量,妳不请愿,我就回绝,妳不必为难,我自已去跟他说改成每隔一天与他私会。」艳秋红着脸说:「倒不是不情愿,如果他真肯出三百万块钱救父亲,我的身体是不足惜的,只怕受了他的骗,他若事后不认帐,我们该怎么办?」
育玲道:「那不成问题,现在得耽心的就是这件事关係妳的终身,有了这污点是一辈子洗不掉的,我的事只要妳帮我隐瞒就可以,倒是妳自要想想。」
艳秋道:「为了救父亲,那顾得了许多,妳去答应他就是了。」
育玲道:「妳主意打定了吗?」
艳秋道:「打定了,我想若是错过这机会,父亲亦再没有出狱的日子,我为父而牺牲,亦不计旁人耻笑了。」
育玲叹息一声道:「我们的心思只有天晓得了。」
艳秋无奈地道:「姊,妳不有一本性交技术大全手册可否借我一看,也好使我心理有点準备,好吗?」
育玲亦无奈地点头,亦道:「晚上有空教妳作爱的技巧,以免不知所措。」夜晚时分,待母亲入睡后,俩姊妹在房间里,姊教妹作爱的技巧,并两做起手淫自慰,俩人在房里如此的爱抚自慰,一洩就洩的直到三更半夜,姊妹俩身疲力竭的,使停了下来,双双入睡。
隔天二人计议已妥,育玲第二天又到少东的别馆,少东见她就问:「我昨天说的事,怎么样了?」
育玲道:「我就是为那件事来的,我妹妹答应是答应了,但她既为救父而牺牲,必先见信物才肯牺牲。」
少东道:「这容易,现在我就开支票给妳,然后叫她来。」
育玲道:「这倒不必,我们信你,或者你还未信我,最好你明天开好支票等着,我和妹妹一同来再给我。」
少东道:「那样也好。」说罢又拉着育玲去姦淫了一番才罢休。育玲又对少东说道:「我妹妹是未经人道的,这破题儿第一遭,你可要体贴一点呀!」
少东道:「这一点我倒想到了,我知道,脱去处女的衣服是最费手脚,所以我已预先想好了一个计划,她来时,先叫她到浴室里去洗澡,等她自已脱光时,再进去,比逼着脱衣省事多了。」
育玲似讥似嘲的说:「你对这种学识,倒很有研究。」
少东很得意的道:「哈哈!办这个事可是老资格了。」
二人预备分手时,少东亦贪得无餍,在次与育玲燕好一番,才分手。次日育玲姊妹向理髮店告了一天假来到少东处。
育玲在路上向艳秋叮嘱着说:「到了那里,妳先到浴室去洗澡,有关钱一事有我同妳接手,一点错没有的,只是他无论怎么不好,总算他是咱们的恩人,妳千万不可违抗他,假如得罪了他,张扬出去,于咱们也不好看的,还有昨晚教妳的口交性技巧,要记得使用,千万快不得哦!」
艳秋点点头说:「我知道,我会得。」
二人来到少东的别馆,他早满面笑容的迎了出来,请进屋里,三人谈了一会,少东拿出一张支票给育玲,说道:「我早预备好了,妳带去吧!」育玲姊妹接过道:「谢谢!」少东又道:「育玲先办我们的事,请令妹到浴室洗澡去吧。」
艳秋听了,脸立刻涨红起来,心里不住噗通噗通的跳。
育玲道:「浴室在那里?」
少东将浴室门推开,向艳秋含笑的说道:「就是这里,请进吧!」艳秋这时已毫无自主之力了,只好低着头,嚅嚅不安的走进去,少东又替她将门带上。艳秋进浴室一看,里面陈设非常简洁,一个宽大的浴盆,盆后有一面大镜,屋的另一角落是一张床,大约是放衣服的。
艳秋站在屋中,犹豫了一会,心想道:「她既然要我来这里洗澡,当然要进来为所欲为了,他来时不羞煞人吗,想到这里就不愿脱衣服。」
后来又想到:「我既然拿了人家的钱,当然不能再顾羞耻,看来不脱衣服亦无济于事,于是狠起心,脱了衣服,坐在浴盆中,不洗澡。」
两眼只望着门,恨不得他不要进来。
正在这时忽听后面门声一响,回头一看,那面镜子好像门一样,开了开了,少东走了进来。她忙回转头,低下头去。少东只披了一件浴衣,进来时将门关好,走进艳秋身旁,用手抚摸她的背,笑嘻嘻说道:「妳等我半天,不急吗?」艳秋涨红着脸,低下头去,装作听不见。
少东刻不容缓的,将自已浴袍脱去,露出他足足有七吋长的阳具,在艳秋脸前晃来晃去。艳秋的脸更涨红着,不敢将头抬起,但心里想着若不用口交使他发洩性慾,他随时会对她大肆姦淫,于是不由自主的用她那樱桃小嘴唅弄着少东的大阳具。起先以舌尖在他的龟头四周轻轻舔着,有时又轻咬一下,他美得全身一直颤抖着,心里随时亦想着姊姊所教的技巧如何发挥出来。
艳秋再以舌尖轻轻舔整根大鸡巴,这种刺激令他舒服异常,少东伸直了双腿,鸡巴更粗更大,于是艳秋更卖力的用她那张小嘴含得满满的,再轻轻地吐出来,完全照着姊姊所教的及黄色书上所写的,如此的上下套动了约五十下以后,少东的大阳具不禁上下挺动着,连那小腹也加快挺动。
少东呻吟的叫着:「心肝宝贝….. 快动,我….. 我要洩了….. 嗯….. 」他全身一抖, 阳精像机关枪般「吱吱」的射了出来。
艳秋她看了少东一下, 全部地接受了下去。但少东的大阳具已被她吸的红的发紫,逗的心乱如麻似的,于是立刻将艳秋抱上床,便迎头向她亲了过去。
由于艳秋躺在下边,羞惭地闪躲不让他亲,于是少东将身子腾了上去,在自已的阳具上擦些润滑剂,摸着鲜红嫩小穴口就往里塞。
艳秋觉得很痛,忙要用手推开,不料少东早已将她抱紧,用力插进去,艳秋唔了一声。
少东道:「妳痛了吗?妳若打算不痛,先和我亲亲,我便不使劲。」艳秋怕痛,只得将头摆正,任他亲吻。
少东道:「这还不成,妳得将舌头伸入我嘴里,不然还要使劲。」艳秋无奈,赶紧将舌头吐出,送入他嘴里,少东快意异常,下边亦不再用力,只轻轻挺送,半响才全部送入。
少东对她总是很体贴,干了一个钟头,始终没有放纵。
但是艳秋的下部,亦已竟有些肿起来了,一次干完,艳秋起来穿衣,少东拉住不依的道:「我好不容易把妳们请来,插一会儿就完了吗?妳先歇一歇,回头我们还要好好玩一玩呢!」
这时艳秋已不像先前那么害羞,轻轻说道:「改天再说吧!」
少东道:「不行,无论如何今天还要插一回。」
艳秋道:「改天吧,我今天痛得很。」
少东知道艳秋她说的是实话,遂道:「不弄也可以,可是妳还得和我洗一回澡。」
艳秋点点头,二人一同起身,回复躺至浴盆中,少东又加些温水,然后道:「像妳这样的美人儿干起又是如此爽快,应该天天来陪我玩玩才对,免得下面空虚寂莫啊!」
艳秋的神经已乱,亦听不见他说什么,只坐在那里不动。少东笑笑,自己脱去浴衣,挨着艳秋坐下来:「说着不待艳秋答话,便用手浇水,向艳秋身上浇洗。」
艳秋只得任他摆布,洗完上身又洗下体,然后将她抱起来,放在自己身上,分开她双腿去洗阴户。这时艳秋不由的动了,忙用手掩着。少东道:「盖什么,我替妳洗洗不好吗?」艳秋的手,只是不捨,后来少东用力拨开,才得摸着。少东一边替她洗着,一面观看,只见她的私处突起,中间露出一条细缝,四处无毛异常滑润。
少东看得淫性大发,将艳秋抱出盆外,亦无擦乾身上的水,便放到床上,去亲吻。
艳秋心慌忙乱的又跑回盆内,于是少东道:方才我替妳洗,现在该妳帮我洗了吧!」
艳秋道:「你自己不会洗吗?」
少东道:「妳不替我洗,我又要弄了!」
艳秋听了不敢怠慢,便替他上下擦洗一遍,最后少东还要她洗阳具,艳秋只得依了他。
不料那阳物一经艳秋抚摸,猛然又翘了起来,少东再也耻忍不住,不待她许可,硬将按在池中要干。
艳秋吓得急忙道:「你不是不插了吗?」
少东道:「不弄了,我想搁在这里面。」
少东说着,就用手分开艳秋的两腿,用自己的手提着阳物,向那肿起的阴户慢慢送入。
每逢进入一点,艳秋便啍嗯一声。
好不容易又塞了个尽根而入。少东看得兴起,好不得意,不由狠狠的抽插起来。
艳秋含泪哀求着说道:「你饶了我吧,我要痛死了,求求你不要在插了。」
少东看艳秋她实在可怜,便道:「妳不愿意弄亦容易,妳姐姐还在外边呢?我把育玲招呼进来妳看我们两个人弄一下,比和妳干的利害得多,可是妳看着别穿衣。」
艳秋只得答应,少东抽出阳具起身到门外去,把育玲叫了进来,姐妹一见面,俱都脸色通红。
少东向育玲说道:「妳妹妹不行了,要妳来替替她,妳快脱衣,我要痛痛快快干一回。」
说罢不住催促,育玲禁不住他的纠缠,便自脱光衣服。少东叫育玲伏在床沿,将臀部高高挺起,他的大阳具从后送入。
并叫艳秋骑在育玲身上,面向外,自己两手紧紧抱着艳秋的腰,然后下面疯狂的抽插起来。
这一次的功力更大,直到天黑才放她们姐妹出门,育玲艳秋自这天起,终身作少东的玩物,但老父却救出来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