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小说

美少妇的哀羞 第十一章

时间:2018-02-09 沈总和JACK解下小依手腿的捆绑,小依想紧紧的缩起身子,但是这些男人并不容许她这么作,沈总从身后搂住她、拉开她两条手臂,还叫麦可和阿宏一人一边抓住她的脚踝不让她双腿合起来。
  「呜……」舌头被夹在外面的小依,大量的口水不断的垂滴下来,泪汪汪的大眼睛充满惊恐和羞恨。
  「真可爱……」沈总忍不住去吸她那一片被夹得轻轻颤动的嫩舌。
  「唔呜……」小依拚命的想躲开,但是脸却让人给扭住,舌头又缩不回去,只能任由沈总吸吮香甜多汁的舌片。此时JACK趴近她两腿间,小依狼藉不堪的胯股交杂着生蛋和大便的腥臭味。
  「真髒……」他皱着眉头用手指捏起黄黏黏的裤底,让积在里面的卵黄和蛋清流出来。
  「乾脆脱下来吧!反正穿也是多余的,等会就要被干了」JACK故意看着满脸泪痕和口水的小依说道。
  「呜……」小依不甘的发出悲鸣,却也只能眼睁睁看着JACK把内裤褪到她两腿的膝盖间。
  接着麦可要将她一条腿从裤洞里穿出来,小依拚命的抵抗,却无法挣脱麦可有力的手掌,那条可怜的小内裤还是被褪出来,皱巴巴的缠在单边大腿上。
  「真是的!搞成这样。」JACK抓住她两腿腿弯推高她下体,整片耻处流满黄澄和透明的蛋汁,耻毛也湿黏成一团,菊花蕾周围黏糊糊的都是大便。
  「唔呜……」小依羞的闭上泪眼,拚命的扭动想夹起私处。
  「帮你把蛋壳拿出来!」他把小依的屁股往上推,一直到膝盖碰到床面,黏稠的蛋汁已从耻沟流下来滴到小依的脸。
  「拿夹子来!」
  JACK从阿宏手里接过一根医生用的镊子。
  「我帮你把她的肉缝扒开!」
  沈总抓住小依两团屁肉用力向两边扒,小依痛苦的哀鸣一声,阴户内残留的蛋汁一股脑流出来滴了小依满脸。JACK小心的持着夹子插进黏红的阴道内。
  「唔呜……」小依不安的扭动屁股。
  「不要乱动!夹嘴很尖!万一刺到肉可有你受的!」沈总恐吓着小依,小依果然安静了下来,JACK从她的阴道内陆续夹出两团蛋壳,还好蛋有内膜,因此不会碎得难以处理。
  「好了!……」
  清出蛋壳后,他们放小依躺在床上,原本裹在美丽胴体上的蜡油已掉得差不多,只剩两粒乳房上还黏得满满的,小依已经被他们玩弄到完全失去尊严和抵抗的勇气,一脸呆滞的躺在床上、两条美腿连合起来都不会。
  这时一群男人不知在旁边準备什么东西,半晌JACK和沈总又回到床边,沈总轻轻的取下夹在她舌头上的筷子,用颈环锁住她白皙的粉颈。
  「来!吃早餐了。爬到下面来!」他轻轻的扯动连在颈环上的铁炼。
  小依柔顺的爬下床,地上摆了一个装牛奶的食盆,牛奶上还浮着满满的麵包块。
  「乖乖把它吃完!用嘴舔、不准用手,知道吗!」
  被玩了一整个早上小依也饿了,她像狗儿一样脸埋进食盆里啾啾啾的喝着牛奶,沈总在一旁帮她把垂下的髮丝捞到一边,露出雪白的颈子和脸庞,小依唏哩呼噜的喝完一整盆牛奶,抬起头来看着沈总,嘴角还黏满白白的牛奶,她感到肚子仍饿的很,完全没有自尊的向沈总乞求:「还要吃……」他们又装了满满一盆给她,小依也将它舔得一乾二净。
  而此时,玉彬也正在被山狗的两个同性恋黑人朋友强迫餵食。
  「好了!她吃饱,换我们吃了!」
  一群男人把小依抬起来抱到餐桌上,麦可和山狗负责剥除黏在她身上的干蜡泪,露出雪白无暇的肌肤,JACK和沈总则端来一盆热水,用湿毛巾擦拭她的身体,包括黏在股缝上的大便都清理掉,一张脸也恢复白净亮丽。整理就绪,一群男人围住餐桌,垂涎的看着躺在上面毫不反抗的赤裸美人。
  「今天早餐的餐桌真是美丽啊……嘿嘿!」男人们兴奋的直吞口水。
  JACK拿了几条双边有铁铐的绞炼过来,吻了小依的小嘴一下道:「我知道你已经很乖了,不过等一下你是我们的餐桌,为了怕你乱动,我们还是要把你铐起来!」
  小依闻言只是把头转向一边默默不出声,没有一点要抵抗的意思。于是麦可和阿宏抓着她两条美腿让它屈起来,一对白皙的脚ㄚ分别踩在两边桌缘,张成M字形的腿完全暴露出诱人的私处,然而小依似乎渐渐习惯在男人面前这样赤裸着阴户,连稍要夹起来的动作都没有。他们再把她的两条胳臂拉开后,就逐一铐起她的手腕和脚踝,绞炼的另一头再铐到桌子的四根脚上。
  「等一下!还要把她的胸部垫高。」沈总拿了一块充气软垫垫在她的背部,让胸前两粒坚挺的乳房高高的耸起。
  「好了!大家开动吧!」
  男人们手里拿着奶油和果酱围向小依,用手指挖起来,涂抹在他们喜欢的部位,接着俯下身,七、八条湿黏黏的舌头此起彼落的舔她美丽无瑕的胴体。
  「嗯……」小依起初还不舒服的扭动,到后来被舔的呼吸渐渐急促起来。
  这些男人愈来愈亢奋,不停在她赤裸的胴体上涂满黏黏的果酱和奶油,再大口大口的舔食。细嫩的腋下、柔软的乳房、紧致的肚脐、雪白的大腿内侧都有舌片在抚舔,甚至连两脚脚趾都时时有人在吸吮。
  「哼……嗯……哼……」小依从喘息变成了呻吟,愈来愈激烈的在餐桌上蠕动。看着她诱人的朱唇张启,山狗顺手捡了二颗草莓塞进她口中,臭嘴随即压上去粗暴的强吻,有力的舌头接着伸进她嘴里把草莓捣烂,再尽情的从里面吸吮草莓原汁和津液。
  「唔呜……唔……」
  就在小依被山狗吻得喘不过气时,JACK把一条削成圆条状的红萝蔔条慢慢插进她阴道里。
  「唔!……噗……」小依激烈的闷吟一声,红红的果浆从她和山狗交吮的唇缝间洴出来,还来不及抵抗,JACK已把大半条红萝蔔条插入阴道,一口一口的咬着吃。
  不久,山狗吮够了充满草莓甜汁的小嘴,又转战到丰颤的乳峰上舔咬乳头,换其他男人补上来吸食她的嫩舌,满下巴和唇边都是果渣的小依被锁在餐桌上激烈的呻吟蠕动,脚ㄚ不断从桌边滑下去又被抬起来。JACK把露在外面的红萝蔔条吃完,整张嘴粗暴的压上去再把阴道内剩下的那一段也咬出来。
  「唔……」小依忍不住屁股都抬离了桌面。
  「换我吃了!」沈总拿了一条长长的小黄瓜,「这一条会比较辛苦!忍耐一下!」他将整条带着皮刺的小黄瓜沾上蜂蜜,小心旋转插入红嫩嫩的阴道孔内。
  「呜……不……行……」小依的嘴摆脱男人唇舌纠缠哀叫出来,屁股和腰身也激烈的扭动。
  几个男人硬是把她压在桌上,小黄瓜足足有一半插入阴道,沈总用手指重重弹了一下露在屁股外的那一段瓜身,敏感的小屁股立即往上抬、嘴里还发出动人的呻吟。
  「要吃了!」
  他命麦可把小依的头抬高,看着他一口一口的啃着插入她下体的小黄瓜,每咬一口黄瓜,瓜条就会牵动阴道,让小依的脸部产生痛苦迷惘的动人神情,一直咬到露在外面的黄瓜都没了,沈总还意犹未尽的舔着黏满蜜水的阴唇和穴肉。
  「哼……嗯……」小依咬着唇蕩漾的呻吟。
  沈总舔足了瘾才将阴道内那一段黄瓜咬出来吃掉。
  「接下来换我!」袁爷也拿了二根削成圆柱状的红萝蔔条,沾上了滑滑的生蛋后,第一根插入小依的阴道,第二根小心的转进她的肛门里。
  「ㄠ……」小依忍不住轻喊了一声,两只脚ㄚ往上提,只剩下脚趾头接触着桌缘。
  「舒服吗?」袁爷看着小依不住颤抖的俏脸,两条红红的萝蔔条牢牢的插在张开的两腿间。
  「哼……这样……好难……为情……」小依红着脸不太敢看自己的下体。
  袁爷轻轻的拨动两条萝蔔条。
  「嗯哼……」小依忍不住扯动手腿上的绞炼。
  「真好……我要吃了……」他一面看着小依,一面轮流的嚼着上下两根萝蔔条,小依闭着眼不住的轻哼哀喘。
  袁爷还在吃着,JACK又有了新的花招,他手里拿了一对汲乳器过来。
  「吃完东西要喝点有营养的,听说人奶最补,你们几个昨天都喝过了,今天换我们两人来尝尝。」
  他将汲乳器的透明罩杯罩在小依饱满的乳房上,然后开始抽离里面的空气。
  「唔……」小依晕着脸发出辛苦的呻吟,乳房在罩杯内被吸的长长的,乳头也直直的立起来。
  「还不够!再加压!」想到能喝少妇奶水就兴奋的沈总,一直在旁边催促。
  空气快速的被抽走,罩杯内的乳房绷涨到浮出粉红的血管。
  「啊……」只听得小依猛然哀吟一声,一柱白奶以几乎看不见的速度从乳头被吸走,迅速的装入瓶子里。经过昨天一晚充份的睡眠、又吃了不少食物,小依的乳室胀满奶水,一下子就装满了小半瓶。
  「换另一边!」JACK把汲乳器移到令一边乳房吸奶,一直将乘乳瓶装满为止。
  「好了!大家来喝吧!还热的呢!」
  JACK倒给每人一小杯品嚐,可怜的小依乳房中饱满的奶汁竟成为这些人可口的早餐,玉彬在一旁眼睁睁的看着她被汲奶、一群男人喝着刚从她乳房中吸出来的温热奶汁。
  而此时因胀痛乳室的奶水被吸走,而感到异常酥麻的小依晕着脸,躺在桌上嗯嗯的轻喘着,乳尖上都还沾着湿湿的白汁。
  「换个方式摆餐桌吧!」
  喝完了小依的奶,山狗一群人解开她手脚的绞炼,不过并不是要鬆开她,只是将她翻过身来趴在桌子上,用绞炼从桌面下将她的左手手腕和右腿脚踝、右手手腕和左腿脚踝交错铐住,小依像贡桌上的祭品一样双手双腿合抱着桌面。一对丰满的乳房因被压挤在硬硬的桌面上,令她喘不过气来而眉头紧蹙。
  「很不舒服是吗?」袁爷轻轻揉着她的秀髮。
  「嗯……」小依略带辛苦的轻应一声。
  又有一阵消毒酒精的味道传来,她看不到这些人要对她作什么?一会儿她感到菊花蕾正被人用沁凉的酒精绵擦拭,连肛孔内都插进去旋转,小依不舒服的缩动着股沟,他们十分仔细的帮她清洁肛门,许多用过的棉花扔在地上,最初擦过的棉花上都是黄黄的粪渍,后来愈来愈乾净,一直到再也擦不出任何髒东西他们才停止。
  「咬着!」沈总拿一根粗麻绳要她咬,小依不知道要作什么,不过仍乖乖的咬住。接着看不到的屁股被男人粗糙的大手用力的分开,还有一根姆指紧紧的压住菊花蕾下方,迫使肛孔翻开,小依只感到火热的小洞凉凉的,让她开始不安的扭动。
  「有点痛!要忍耐一下!」袁爷轻轻抚着她柔顺的头髮对她说,小依还搞不清楚他的话是什么意思,菊花蕾就已传来被锐器刺入的疼痛。
  「呜……」小依痛得几乎要从桌上弹起来,眼泪同一时间洴出,原来沈总和JACK竟在她的肛门上穿环,之所以给她咬着东西是怕她咬伤自己的嫩唇。
  「很漂亮,再忍耐一下」
  尖锐的针勾才刚由外面刺入菊花蕾而已,还得刺穿出来和另一头接在一起才算完成。
  「呜……」小依拚命的摇着头,但是JACK根本不为所动,他正认真的持着镊子,夹着亮晃晃的银勾準备刺穿小依稚嫩的肛丘。
  「把她压住!快要好了!」
  山狗和麦可等人压着小依原本就被铐得不太能动的手腿,JACK握紧镊子用力一转,沾着血的银亮金属从紧实的肛肌内穿透出来。
  「呜……」小依用力的咬住麻绳哀鸣出来,光滑的背脊上一下子冒出许多汗珠。
  「好了!好了!不会再痛了!」袁爷安抚着泪水不断涌出的小依,但是女生的皮肉是最怕痛,尤其是这么娇嫩的地方。一转眼,两腿间的桌面已迅速的形成一片水泊。
  「尿出来了!真没用。」
  小依冷颤了好几次,尿水从桌缘淅沥沥的洒到地上。
  JACK帮她消毒止血,还好被刺透的部位并不太会出血,而且伤口的洞很小,敷上特效的止血药后,一下子就癒合得差不多了,JACK接着要把她咬在嘴的那截麻绳拿出来,哭得眼眶和鼻头红红的小依,仍然不自禁的咬着绳子不肯放,好不容易连哄带拉的才从她嘴里硬取出来。
  「不……不要了……」小依仍旧伤心的抽嚥着。
  「好了!撒娇够了!继续让我们快乐吧!……」
  JACK不理小依的哭泣、仍然继续他的凌辱,他用一根ㄚ字形的鼻勾勾入小依的鼻孔,小依反射性的想摆脱掉鼻腔被异物勾入的不适感,但是JACK故意把鼻勾往上提,让她的头和脖子无法乱动。那鼻勾繫着一条有弹性的鬆紧绳,鬆紧绳另一头也是一根小银勾,JACK慢慢的将鬆紧绳往小依的屁股方向拉。
  「哼……」小依被迫仰起粉颈,愈来愈不舒服的感觉,让她忍不住在桌上蠕动,JACK一直将鬆紧绳的另一头拉到圆润的屁股上,原本美美一张脸被勾得朝天仰、脖子浮起了淡淡的血管。
  「这是处罚你以前不接受我的追求!嘿嘿……」JACK不怀好意的淫笑,慢慢的把绳头的勾子拉近菊花蕾。小依猛然明白他要作什么,还来不及哀求,勾子就已勾住黏在菊花蕾上的小银环。
  「啊!……」小依发出激烈的哀叫,强大的拉力彷彿要将相距很远的鼻头和肛蕊扯在一起,迫使头和屁股都必须往上抬,但是四肢又是抱着桌子被锁住的状态,身体形成一个既残忍又煽情的静止姿势。
  「真迷人……」沈总微蹲下来,让视线与抬起来的屁股沟平行,在绷紧的大腿根中间,濡黏的唇片和湿红的阴户已完全张开,小小的阴道孔也看的很清楚,菊花蕾更是被勾得皮肉高扯,整个肛门都已变形。
  「用手指插看看!」沈总伸出手指轻触阴户内柔嫩的黏膜。
  「呜!……」小依用力的绷紧身子,斗大的泪珠一直滚下来。
  「插进去好吗?」
  「不……嗯……不……行……」小依鼻子被勾住,讲话也变得困难,不过仍流着泪努力的哀求,展开在桌上的手腿一直拨动好像在爬一样。
  沈总慢慢的把手指插进张成小圆洞的阴道。
  「……不……行……」受到刺激的小依忍不住想摆头和扭动屁股,但是这两个地方随便动一下,菊花蕾就会被扯痛,沈总把手指完全送入滑烫的阴道内。
  「真舒服!光是手指进去就感到又烫又软!真想早点把老二放进去。」
  「呜……」小依悲惨的在蠕动,沈总的指尖延着子宫口的圆弧轻轻的旋转。
  「咿……啊……」小依感到花心又麻又痒,忍不住动了一下颈子,穿在屁股上的银环立即无情的扯起菊花蕾。
  「啊!……不……」小依痛的泪如泉涌,但这只是开始而已,沈总慢慢的旋转抽送手指。
  「呜……不……行……啊……求求……你……哼……」小依辛苦忍耐的抓着桌缘。有了刚才被扯痛的经验,说什么她也不敢再乱动,屁股肉吃力的颤抖,上面布满了大大小小的汗珠。
  「都不动!不好玩!我来让你动!」沈总一边插着她的阴道、一手把勾绳微微往上提。
  「啊!……」小依发出辛苦的哀鸣,菊花蕾的皮肉被高高勾起,肉红色的小小肛孔也翻出来外面,沈总玩了一会儿,看小依已经快精疲力竭才拔出手指。
  「这餐桌真不错!还没吃早餐的人可以用了!」
  「我!」山狗选了一条小黄瓜道:「这一根要插在肛门里面。」
  「……不……行……」小依光听到心就怦怦的乱跳,拚命的哀求起来。随着不安的扭动,被勾起来的鲜红肛蕊在白嫩的股沟上一抖一抖的跳着。
  「嘿嘿……什么不行!别人都享受过了为什么就我不行?」山狗淫笑着把小黄瓜放进嘴里含湿,插在变形的菊花洞上慢慢的转入。
  「啊……不……可……以……」小依控制不了娇躯的挣扭,菊花蕾被勾拉得激烈乱跳,小黄瓜把小小的肛孔塞成了一个圆洞,银环穿透的小孔也扯得细细长长。但儘管小依不住的哀叫,山狗还是把大半条小黄瓜塞入肛肠里。
  「接下来是下面的洞!」
  「不……呜……」不住发抖的小依,口水开始从唇角流下来,山狗拿了一长串用细绳穿过后,再放在冰箱冰冻到有点硬又不太硬的葡萄,「把这个塞进肉洞里面滋润过再享用,一定很够味。」
  「嗯……嗯……」小依努力的想止住口水流出来,但是似乎无济于事,插在肛门上的小黄瓜也随着屁股肌肉的缩蠕,而像狗尾巴一样一振一振的抖动。山狗把第一颗葡萄塞进她的阴道。
  「呜唔……」小依发出一声呻吟,冰得凉凉的葡萄让充血的黏膜产生冷颤。
  「还有很多呢!谁来帮我?」山狗一边塞进第二颗一边问。
  麦可随即过来扶着葡萄串,让山狗一颗颗的挤入那可怜的小红洞里,两个人像在填装子弹般的不停把葡萄往她阴道里塞,每塞入一粒小依就呻吟一声,肥嫩的黏膜像个无底洞不断的吞入紫色的葡萄。
  「真利害!可以装那么多呢!」
  「是啊!少说也快三十粒了!」
  男人们一颗一颗的数,到后来小依已经受不了,开始在挣扎。
  「不……不……行……了……」胀成殷红色的阴户也用力的缩紧不让葡萄再进入。
  「再一颗就好了!」山狗硬是要再塞进一粒,没想到那颗葡萄进入一半就被挤破了,紫红色的汁液流了整片阴户。
  「真浪费!我来把它舔起来。」山狗吐出大片的舌头一口一口的舔着有葡萄口味的阴户。
  「呜……」小依忍着又麻又痒的刺激一直颤抖,腥滑的淫水沾了山狗整片舌面,肛门上的那半条小黄瓜戏剧性的上下摇动。
  「先吃那一种好呢?问问我们美丽的餐桌小姐!」山狗握着那条摇动的小黄瓜,一手轻抚着小依的秀髮问道:「你喜欢先被吃那里呢?是肛门上插的这个?还是嫩穴塞的东西?」
  「不……知……道……」她痛苦的张着嘴胡乱的回应。
  「那就先咬一口小黄瓜好了!嘿嘿!」山狗咬住小黄瓜故意往下压。
  「哼……」小依可爱的屁股忍不住往上翘,肛肠被黄瓜顶得煞是难受。
  「ㄎㄠ!」一声脆响,山狗咬断了黄瓜,瓜条又弹了回去。但是小依并没心理準备,猛然屁股往下一沉,银环狠狠的勾起菊花蕾。
  「啊!……」突如其来的疼痛让她差点又失禁,「不……要了……」小依涕泪齐下的求饶。
  山狗接着慢慢的拉出塞进她阴道内的葡萄串,「嗯……」圆鼓鼓的葡萄从窄紧的湿洞内吐出来,每拉出一粒阴户就抽搐一次。
  「嗯……哼……嗯……哼……」小依拚命忍着那种异样的折磨,心里一直在祈求被拉出来的是最后一颗,但是这些葡萄好像拉不完似的,美丽的裸背上已是汗汁淋漓。
  拉到一半,山狗提着一头还连在小依阴道内的葡萄串,伸出舌头来回的舔:「味道真好……」
  小依辛苦的在桌上蠕动呻吟,山狗张开嘴从第一颗葡萄开始吃,紫色的果汁沿着葡萄串一路流到小依的阴户上,他由上往下吃到最后一粒拉出肉洞外的葡萄时,整张热嘴顺势吸住肥嫩的阴户。
  「唔呜……」小依忍不住发出酥麻的冷颤。
  山狗那张臭嘴慢慢加强吸力,阴道壁彷彿要被吸走似的难受,就在身体快承受不了之际,小肉洞感到一阵强劲的脱离感,小依用力的呻吟出来,只听山狗的嘴里发出「啾!」一声清响,塞满阴道的葡萄被他吸走一粒。
  「这样吃很爽的样子,我也要来!」麦可忍不住也凑过来开始咬着插在她肛门上的小黄瓜来吃。
  「啊……不……行……」两处肉洞都受到刺激,小依噙着泪激动的颤抖。
  山狗的嘴每一鼓再一缩,就从阴道内吸走一粒葡萄,到后来随着葡萄出来的已是一沱一沱腥滑的淫水。
  「不……行……再下……去……会……出……来……」小依痛苦的仰着脸扭动屁股、口齿不清的哀号,强烈的麻痒让她顾不得菊花蕾被勾拉的痛楚。
  「真可爱……」麦可把露出在屁股外面的小黄瓜都吃完了,肛门内还有半条小黄瓜,但只看得到被啃得凹凸不平的圆形切面,像个塞子一样塞在小肉洞口。
  「我也来帮你吸出来。」他双手扒开小依的股沟,嘴凑上肛门用力的吸。
  「呜……不……行……」小依只想往前爬,但是手腿被锁着根本逃不到那里去。
  麦可和山狗似乎不把黄瓜和葡萄吸出来吃完是不会霸休的,小依也只好一边哀叫一边用力的收缩小腹,帮他把黄瓜挤出自己的肛肠,在内挤外吸之下,瓜条终于又从肛洞内跑出一小截,此时残存在阴道内的葡萄也剩没几颗,不过都是在最深处,山狗正努力的抓着她的大腿根,鼓足气「啾!啾!」的用力吸。在两张嘴狂乱的吸吮之下,来自菊花洞和阴道的快感不断冲向脑门。
  「啊……」强烈的高潮终于硬生生被吸出来。就在她全身痉挛、颤抖哀叫的同时,麦可趁机咬着露出在肛门外的那一小截小黄瓜,把仍深深插在肛肠里的瓜条用力往外抽出来,连肛门里红红的嫩肉都被拉到脱肛。
  「哼……」小依激烈的抽搐一下,身体承受不了这种强烈的双重刺激,竟在高潮半途中晕了过去。
  「真是的!竟然舒服到昏过去!」麦可和山狗咬着他们刚从小依体内吸出来的「早餐」,故意在玉彬面前炫耀。
  可怜的玉彬被绑在椅子上愤怒的挣动,却也只能看着美丽的妻子被这样胡乱糟蹋。晕过去的小依已不知疼痛,菊花蕾被勾得皮肉外翻,红红的肛孔还在淌着黄色粪汁,黏紫不堪的阴户上吐露出半粒葡萄,慢慢的掉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