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小说

玲珑孽怨 第十九章 到口肥肉

时间:2018-01-13 成进「嘿嘿」一笑,肉棒不紧不慢地在方漪蓉的屁眼中抽插。只觉这小肉洞紧窄之极,牢牢包住自己的肉棒,还不停地颤抖,笑道:「蓉奴啊,你前后庭都是我的啦,能够干到你这么漂亮的大美人,我的艳福可真不浅啊……你这小屁眼可真紧,咳咳!」
  方漪蓉给捆得结实,动弹不得,含泪抽泣,清脆的莺音随着成进肉棒的抽动而一顿一顿的,直听得虎子销魂夺魄。虎子大叫一声:「我忍不住了!」拉过赵霜茹压在身子,二话不说,便将肉棒塞入她的小穴中,猛插进来,直干得气喘吁吁。
  赵霜茹在他强攻之下,紧紧抱着虎子头颈,淫声大作。成进稍微加快抽插速度,笑道:「茹奴真是浪啊,给干得爽啊?蓉奴你得学着点啊,像她那样叫几声来听听……」方漪蓉恍若不闻,只是一直呜咽不止。
  赵霜茹见问,淫声不绝,勉强应道:「茹奴的骚……骚穴给你干得好爽……
  爽……啊啊……」
  成进笑道:「那蓉奴的小屁眼爽不爽啊?」方漪蓉肛门正痛得厉害,又是羞耻,哪里会爽?只是呻吟流泪不止。
  成进道:「嘿嘿!小屁眼不爽吗?那你的小骚穴一定会爽,是不是?」抽出肉棒,又插入方漪蓉的阴户之中。方漪蓉无法可想,只能咬牙默默忍受。
  虎子推开赵霜茹抱住他的双手,将她按在床上,捉住她双腿压在她身上,将肉棒捅进赵霜茹后庭,抽插起来。笑问:「你哪个肉洞更爽?嘿嘿!」赵霜茹呜咽道:「是少爷插的,茹奴都爽……」
  成进哈哈大笑,又将肉棒插回方漪蓉的肛门,道:「那你呢蓉奴?你哪个肉洞更爽啊?是不是少爷插的你都爽呢?哈哈!」方漪蓉屈辱不已,想到自己竟沦为这畜牲的玩物,只是哭泣不休,不肯置答。
  成进一边姦淫着方漪蓉两个肉洞,一边还不停地出言羞辱她。对享有这美妙的肉体,显然得意之极,不几时便将精液都射在方漪蓉的直肠里。
  成进满足地扳过方漪蓉身子,见她双眼肿红,一张俏艳的粉脸上梨花带泪,愈显娇美无比。得意之余坐到床上,将她抱在怀里,双手抓到方漪蓉的乳房上玩弄起来。
  方漪蓉两腿给绑着屈在自己腹上,给这么抱着坐起来,迷人的小穴正对着虎子。眼前虎子跟赵霜茹激战正酣,赵霜茹给奸得有些神智模糊了,口里浪叫声不成节拍,一对雪白的乳房不停地上下跳动。
  成进笑道:「你知道茹奴是什么人吗?你们见过面的啊……哈哈!」方漪蓉不敢看眼前的淫乱场面,下定决心不去理成进,以免遭受更大的羞辱。
  成进道:「那天晚上你在东林跟她打过架的啊,你还给她老公砍了一刀……
  你养了多久伤才好的?」细察她左臂,果然有一道紫红的伤痕。
  方漪蓉知道那晚的女人是赵昆化的长女,记得她英姿焕发,一副女中豪杰模样,怎么淫贱成这样?想起成进的身份,不禁惊道:「你……你连……」
  成进笑道:「不行吗?她老公已经给我杀啦,替你报了一剑之仇,你以身相许来谢谢我也不过份嘛,是不是?哈哈!」方漪蓉捉摸不定他的目的用意,咬牙不语。
  成进道:「你为什么要找我老丈人的麻烦?说来听听?是不是他强姦了你娘啦?哈哈!」方漪蓉心中恨极成进,并不很相信他的话,对他一概不理。
  成进一边玩弄方漪蓉的乳头,一边道:「你瞧,茹奴叫得多欢,你要是乖一点也不用给绑得这么难受了。说句做我的蓉奴,我就解开你,怎么样?」方漪蓉恨恨说道:「你这淫贼,你要强姦我就来吧,别做梦了!」
  那边虎子的猛烈进攻也告终结,赵霜茹给奸得躺在床上直喘气。虎子回头见到方漪蓉的模样,笑道:「小少爷,让我来调教两天,保证这美人儿会听话的,哈哈!」捏捏方漪蓉的面颊,在她樱唇上亲了一口:「真漂亮!」两只手指插到她的阴户里:「湿成这样啦?嘿嘿,别装出一副烈女的臭模样啦,不是给奸得挺舒服的吗?不过你生气的样子我越看越喜欢,真没见过这么漂亮的女人,我爱死你啦!」
  方漪蓉无法控制身体上的感觉,给他一辱,更是羞愧无地。又听他来评论自己的阴户:「你的小骚穴比茹奴紧得多啦!又漂亮又好身材,做女侠多可惜,早就应该送上来给我们享用的嘛……」
  方漪蓉哭道:「你们杀了我吧……杀了我吧……呜呜……」成进与虎子相视一笑,成进道:「杀你?我怎么捨得呢,这么漂亮的姑娘,我是不会浪费的。呵呵!」见虎子的肉棒已怒冲起来,道:「想要啦?一起来啊!你想要蓉奴的哪个洞?」
  虎子刚才奸过阴户,说道:「我要后面。」成进说声「好」,跟虎子两人提方漪蓉下床,将她双手高举吊在樑上,两腿分开成一字,捆在两边铁条上。两人一前一后站好,两根肉棒分别插入方漪蓉的前阴后庭。
  方漪蓉两个肉洞均开苞未久,给这下同时猛烈姦淫,剧痛难忍,加之身体已甚为虚弱,口中喃喃骂道:「畜生……混蛋……」不一会竟昏死过去。
  待她悠悠醒来,两个肉洞的剧痛感仍丝毫不减,见成进跟虎子两个已换了位置,还一直在她的肉洞里抽插不停,赵霜茹竟跪在她的胯下,舌头在两个肉洞间不停游走,服侍着两根肉棒的活塞运动。
  成进见她醒过来,笑道:「爽得晕过去啦?难怪难怪。我奸过的女人也不少了,你是第一个让我有兴趣一连干上五炮的。你放心吧,我绝不会浪费你这样的美人儿的。哈哈!」
  方漪蓉不知自己原来已昏迷这么久,一瞧窗外,果然天色已昏,这两个淫贼竟然整整一天都在自己的身上不停发洩淫慾。想到惨处,哭声渐响。
  成进长出一口气,说道:「爽是爽,就是累得要命!这一炮就赏了茹奴吧,她也服侍得辛苦了,嘿嘿!」从方漪蓉肛门中抽出肉棒,赵霜茹脸上一红,忙用口接住。成进抓着她的头,用力猛抽几下,将精液喷射在赵霜茹的喉中。
  赵霜茹将精液都吞了下去,用小嘴帮成进清整乾净肉棒,才服侍他穿衣。成进见虎子犹自猛插不休,笑道:「虎子你也得节制一下啊,这美人儿虽然难得,但也别伤了自己的身啊,哈哈!我得走了。」恋恋不捨离开老屋。
  出得门来,只觉身心疲惫,这日姦淫方漪蓉也太过火了,累得要命。其时已日薄西山,天色渐昏,成进平时不放在眼里的几里山路此刻竟是颇为漫长,当下放慢脚步,缓缓行走。
  不过踏入东林之后他马上就提起精神了。黑影一闪,一个紫衣人在前面十数丈处掠过,成进定睛细看,见那人藉着树木掩饰,在林中躲躲闪闪,向赵府方向行进。那人长髮披肩,手持长剑,显然是个女人。
  成进心念一动,当下不动声色,避开林中道路,在林丛中俯着身子,蹑手蹑脚跟在她后面,慢慢逼近。
  眼见将出东林,紫衣人放慢脚步,最后更伏在一颗树后,似在等候时机。成进看她身材玲珑有致,从她侧过头时的半边脸看来,竟是和方漪蓉在一起的那个阿琪。
  阿琪这日与方漪蓉莫名失散,整整一天人影不见,不知她遭到了什么变故,心急如焚。苦寻一天不获,又想趁夜色到赵府一探。她知道赵家人多势众,高手也自不少,再不敢轻举妄动,于是决定暗访。东林一出便地势开阔,更须小心在意。
  成进见她潜伏不动,略明其意图,轻步走近到她后面数尺之远的一株大树后面。探头见阿琪仍没有动静,蹲在那儿紧闭双眼,似在养精蓄锐。她樱唇小口正微微喘气,胸前鼓鼓的微微起伏。
  成进对她美色垂涎已久,见此时良机不可失,深吸一口气,纵身扑上。阿琪攸然惊觉,但为时已迟,给成进一掌打中后颈,仆倒在地。
  成进一击便轻易得手,大出意料之外。见她一动不动,似是昏迷过去,仍不敢大意,脚踩她右臂,先夺下兵刃,然后反扭她双手到身后捆住,才长出了一口气。
  成进扳过她的身子,看她容颜,确是那个面人阿琪。她双眼轻闭,粉脸绽红,娇美之极,比方漪蓉还美着三分。成进又恨又怜,在她小嘴上轻亲一口,在她胸前揉了一揉,心中大乐。心想跑了这么久,又得跑回大屋,笑歎一口气,便欲抱起阿琪……
  忽听林外人声喧哗,成进愣了一愣,将阿琪放在地上,跃到树上,从伸出的树枝上跃过另一棵树,如此连过数树,来到东林边缘。
  张目望去,只见一队人马缓缓向赵府方向行进,都是龙神帮帮众,有几个男女给绑着放在马上,太远却是瞧不真切。成进寻思:「赵老儿派兵出征,我怎么事先一点都不知道?难道对我已有起疑?」心中惴惴,溜下树来。
  寻回刚才那棵树,长剑犹自在地,伊人却是不见。成进一惊,深恐另伏有高手在旁,也不敢多作停留。
  煮熟的鸭子飞了,成进怏怏回到府中。
  入得府来,成进发觉每个人一见到他都抿着嘴偷笑,神色古怪,心中更是打鼓,惊疑不定,不敢多问,先回自己房间再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