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每日飞信 >

中央从未公开:揭秘解放军远赴昆仑山的绝密任务

时间:2017-02-11 10:06 来源:未知 作者:信息发布中心

  1949年5月

  我人民解放军一部,在南京市郊区发现前国民党政权秘密基地及绝密档案一批。与其他军事文件不同的是,这批档案均为民国时代全国产生的各种怪僻事件及处置情形的记载。当时专门处理这类事件的为原民国国防部第二厅军统间谍特别行动组。

  1949年9月1日

  依据中央指示,务必在建国前成立一个类似事件的处理部门,从全军各部选拔异能者与军事技术过硬者,由中央军委直接指挥,陈××为部长,下设15个部门小组,负责各类不明事件的接受与处理。为保密需要,对外宣称“中华人民共和国第091景象研究所”,军内统称“091”。091正式成立。

  1951年3月

  091参与打击湘西土匪,成功地揭露了土匪打算运用当地特殊地形天气装神弄鬼的花招,配合部队首战告捷。

  任务级别:秘密。

  1951年7月

  091于湘西成功发现了赶尸匠的秘密,并加以研究。

  任务级别:绝密。

  1952年4月

  091于吉林长白山天池守候四十八昼夜,终于拍摄到天池怪兽的含混画面,并采集到类似生物组织的样本。

  任务级别:绝密。

  1953年7月

  091于云南的剿匪战斗中,由于指挥失误,同时遭到敌人异能者袭击,受到重创,虽然惨胜对手,人员却损失过半。

  任务级别:绝密。

  1953年11月

  091新选拔职员奔赴苏联,接收克格勃第17特别监督部队的特别训练,同时参观纳粹留在东欧的秘密研究基地,并共享了部分情报。

  任务级别:绝密。

  1954年8月

  091于新疆参加考古研究工作,成功发现传说中的女儿国的遗迹。由于中间发生了神秘的男性人员失踪事件,最后放弃,遗迹被封锁。

  任务级别:绝密。

  1955年2月

  091于甘肃发现古代类人生物干尸。该生物独眼,身高明过3米。现保留于091秘密基地。

  任务级别:绝密。

  1955年10月

  091于山东发现一神秘6岁女孩,她自称记得前世今生。经秘密调查,该女孩所述前世为清朝康熙年间,其中大部分描写都与当时势件吻合。该女并未学过历史。现该女已受到特别监护。

  任务级别:机密。

  1956年12月

  陕西发现不明飞行物体坠落。091于当地发现不明金属碎片,以及不明生物组织碎片。

  任务级别:绝密。

  1957年8月

  河北发生异能者掌握他人梦幻从而杀人的恶性案件,091配合当地公安机关成功破案。

  任务级别:机密。

  1958年12月

  内蒙古发现史前雕刻石像以及金属器物,091成功收回。

  任务级别:绝密。

  地球已经存在了46亿年,而人类有文字记录的历史却只有几千年。对于这无限的时间与空间而言,我们人类所掌握的知识,切实是少得可怜。而我曾经所从事的工作,却是与那些以我们所掌握的知识远远还不能解释的事情打交道。

  这个过程中有迷茫,有震惊,有迷惑,有惊喜。我们都是坚决的唯物主义者,我们尝试着用科学解释任何公道或者分歧理的事件,虽然很多真相在相当长的时间内都会作为秘密为国家所保存,但是,这些曾经的过往总会有浮现在世人面前的那一天。

  历史对于我们来讲,就犹如蒙上阴云的天空,只有惊雷炸响的那一刻,我们才能够看清晰这天空的真实面目。

  昆仑山的秘密

  “一会儿立刻给上级发报,把这方圆百里列为军事禁区。在我们的科学技巧先进到一定水平前,任何人不能以任何理由再踏进这里。

  而且即便我们的任务完成得比较胜利,也相对不能再从这里深刻昆仑半步了。那片温泉,就是我们任务的终点。我们这些人,谁也不能再从那里持续搜寻!切记!你们必需用性命保障完成任务!”

  “是!”我和大张坚定地点了点头

  我们把时间转到1961年12月。

  1961年12月,我们接到了上级指示,马长进驻昆仑山外围一个叫武家村的处所,而且是和几支部队一起。说真话,我们所接受的任务,虽然大部分都是当时科学难以解释的事件,不过,不管是危险程度还是规模都不会太大。

  一般都是几个小组配合考察行动,说不上轻松,倒也不会紧张到哪里去。然而这次却是一个例外,我们居然需要与当地驻军以及公安一起行动,规模对于我们来讲是空前的。看来这次不同以往,我们行将面对的是难以言喻的麻烦。

  带队的是雷总,雷天鸣总指挥,一个五十岁左右的中年男子。此人中等身体,相貌还算英俊,只是无论在什么时候,你都不可能从他脸上看出他的表情变化。他话语不多,却言出必行,整个人身上都透出一股让人不敢亲近的冰凉气味。

  不知道出于什么原因,竟然就是这样一个人亲自点名,把我从一个地方部队的医院调到了这个特别机构。我到091的那年,才十九岁,而我的身份,也由一个军区医院一般的生物化验员变成了全国最机密部门里的一员,一切都像做梦一样。

  一直以来,我都很想问问这个有些不近人情的老头,到底为什么选我,只是迫于这个人太过严肃,所以没敢张口。这个男人对我来讲,实在是有太多秘密。

  我不知道该怎么形容,但总认为,他能感想到我的思维。他在我身边,始终对我造成一种压迫感。我不知道这种感觉从何而来,但是我的确在心坎深处对这个人心存畏惧。这就是我们091行动组第七组的总指挥。

  与我一车的除了这位雷总指挥,还有其余几个同事,他们分离是:守卫员张国栋,医学化验员王浩,历史研究员田芮。

  透过车尾的缝隙,可以看到一支解放军部队正追随着我们。昏暗的车灯不知道能照到后面什么地方,在黑暗的车厢内,大家都默不作声,任由大卡车往返颠簸着。

  可能大家心里也都跟我一样紧张。逐渐地,我感觉哨卡多了起来,我们的车逛逛停停,还好我们091是特别部门,哨卡的解放军战士并没有对我们进行?嗦的检查与盘问,而是一路放行。

  至于后面的部队,就没有我们这样的待遇了,第一个哨卡的战士就开始了对他们的仔细盘查,他们的车队早就被我们甩得没了踪影。

  不知道奔走了多久,我们才达到目标地,大家终于下得车来,在一片林间旷地里,与一支先我们到达的解放军防化部队挨着。大量身穿防化服、头戴防毒面具、全副武装的部队在树林中警惕。这支防化部队的装备看来是绝对优良,他们的武器我见过,全部都是手持56式自动步枪。

  这样的主动步枪当时并没有列装,我们这种特殊部门的人也只是见过几回,而他们竟然全员装备,看来这支防化部队的来头也不小。我看了看表,已经是下午5点多了。

  灰蒙蒙的天空随同着零碎的雪花,树林间好像都被一层白雾所覆盖。各个兄弟部队的战友早就开端了紧张的劳碌,星星点点的行军灯充满了整个树林。前进的路已经被封锁了,氛围骤然紧张了起来。

  实在很多兄弟部队的人不知道我们这次任务的目的,我们是这支宏大队伍中为数不多知道真相的人。

  事情还要从一周前说起。

  北方的冬夜,无风无月,两辆卡车从高墙外驶进,大门迅速在它身后关上了。剩下的只是一盏阴暗的灯,高高的墙壁外一块孤零零的门牌:中国第091气候研究所。

  这里就是091的总部。它像黑洞一样深邃,永远没有人知道里面到底隐藏了多少秘密。

  “抬到地下5层解剖室,告诉7组其他人聚集!”雷总吩咐着。

  “是。”几名工人装扮的青年从卡车后面抬出一个棺材状的铁柜,如斯伟大的保温柜,最适合的用处就是运送尸体。

  地下5层,走廊上灯光阴暗,而解剖室里面的手术灯却非常明亮。

  雷总面色阴沉,我们低头不语。

  “物无所不有,人无所不为。唉,翻开吧,都看看,昆仑山的战友为我们送了什么不得了的东西来。”

  掀开盖着尸体的白布,露出一张黑灰的人脸 也不知道死了多久 眉心以及左侧太阳穴处有显著的弹孔。

  “全部掀开。”雷总说道。

  哗的一下,整张白布被掀到了地下。如果让我用个适当的比喻来形容我当时看到的东西,那么就是“人形螳螂”。

  毫无疑问,这具尸体的脸以及颈部是人类的,但是整个身材似乎全体都是昆虫组织。尤其是双臂,跟螳螂简直一模一样,只是大了许多。整个躯干全部都被一层相似蝗虫胸部的生物组织笼罩,腿仿佛仍是人的,但是肌肉崛起。我想这个东西假如活着的话,应当具备相当迅速的才能。

  “当当当”,雷总拿手指头敲着尸体的手臂,也就是那螳螂爪。“这东西比钢还坚硬,而且锋利无比,普通手枪根本对它造不成任何损害,部队用56穿甲弹才在近距离将它击毙。就是这么个东西,杀了二十三个村民,十一名解放军战士!你们必须给我搞清楚,这是个什么东西,它是什么来历!我这一辈子,就不相信天底下真的有妖魔鬼怪!”

  雷总把手术台拍得震山响。

  “小田!”雷总说道,“有什么想法?从你开始讲。”

  小田就是我们组的历史研究员,东北姑娘。与正统的历史学家不同,正史野史似乎都在她的研究领域,各地的民间传说以及神话故事她几乎都有涉猎。这样的人才是我们工作中必须的。

  小田心里似乎还没有什么准备:“是。这个 昆仑山脉全长2500余公里,宽130~200公里,均匀海拔5500~6000米,西窄东宽,总面积达50多万平方公里,自古都被以为是中华龙脉所在。

  相传昆仑山乃天帝 下都 ,仙主是西王母,山中各类天神仙子、奇珍异兽层出不穷,自古受人崇敬。相传远古时天帝时常在 下都 大宴群仙,每到此时,千里昆仑金光冲天,又称光都昆仑!

  ”历史上昆仑传说一直都是比较正面的,并没有听说出过什么邪魔外道。我现在所能回想起来的也只有这么多,其他情况,我还得再查资料。“小田的汇报告一段落。

  ”嗯 “雷总似乎若有所思,”王浩,到你了。你有什么意见?“

  王浩是我们的医学研究员,法医专业,他的工作就是对那些不明生物从医学角度进行分析。

  王浩扶着他那瓶子底一般厚的大眼镜片,拿着镊子仔细地检讨着这个怪物:”不大像缝合的啊?“他看来看去,没看出个所以然来,”这个,从医学角度上不能说明。“

  ”不能解释就假设,最假的假设!“雷总显然很不满足王浩的答复。

  ”领导,如果非让我说个假设的话,那么我只能说这个家伙是 天生就这样。“王浩额头上出了一层汗。

  ”唉 “雷总掐着太阳穴,”张国栋、刘思远留下,其他人先回去,都好好想想。门口有我带回来的事件详细报告,你们看看。来日其他工作全部暂停,全面调查这个!注意,报告是绝密的!“

  雷总摆摆手:”去吧。“

  大家都退了出去,解剖室只剩我们3个人。

  ”大张,有感觉吗?“雷总问道,语气弛缓了不少。

  大张,全名张国栋,北京土着,又高又黑,爱说脏话,比我大1岁。由于年纪相近,又谈得来,所以我们两个关系不错。

  这个人比较特殊,不得不承认,大张和雷总关联不一般。传闻大张当年是北京郊区一小混子,后来擅闯皇陵,幸亏被途经的雷总发现救出。

  不知道大张用了什么手腕,竟然成为雷总的手下了。好在大张人还不错,除了嘴臭点,上上下下打点得都很好,时间久了也就没人说什么闲话了。我一直很好奇他俩的关系,但是大张竟然以机密来敷衍我。机密就是机密,我也不好问什么。

  大张摇了摇头:”头儿,我对这种东西根本就没感觉。“

  ”小刘,说说你的意见。“

  ”不是感染导致的吧?“我小心地检查着那怪物的尸体。

  雷总说:”应该不是,被它弄伤的人目前没有任何的沾染症状。“

  ”忽然反常?“我说,”不外这样的几率应该是零。固然昆虫会从一只爬虫一夜间化茧成蝶,我们称这个过程为变态,但是人怎么也不会和昆虫一样啊,基本就是完全不同的两种生命。而且这个东西身上似乎还有许多人类的器官。“

  ”这样,小刘,你靠近点,把手放到它身上,闭上眼睛,看看有什么感觉。“雷总嘱咐道。

  真是奇异的命令。虽然我不太宁愿,但是军人必须得遵从命令。

  我把手触在冰冷的尸体上,闭上了眼睛。眼前一片黝黑,冰冷的,黑暗的,毫无活力的,等等 还有什么?这是什么样的感觉?

  ”好了,说说,什么感受?“雷总打断了我。

  ”这个 这个 “我一脸丧气。

  ”男人顶天立地,知无不言,有什么不好说的?想到什么就说什么!“雷总继续逼问。

  ”说不上来,如果能打个比喻的话,我倒感到它像食堂的老李。“我几乎不太敢相信我说出的话。

  雷总突然眼前一亮:”很好,继续说,为什么是食堂老李?“

  ”这个 那感到就似乎我和它曾经是一个单位的,没什么交情,只是认识而已 “我说得战战兢兢,”只能这么比方了。这样的感觉应该叫似曾相识吧?“

  雷总突然和大张对了一下眼神,他俩似乎知道了什么秘密。

  ”啪“的一声,雷总把他的54手枪拍在了桌子上:”刘思远,你自从进了091,是不是一直在琢磨我身上是不是有什么机密?“

  当时我吓得出了一头冷汗,心想:”他怎么知道?我没跟任何一个人说起过啊。“

  在经过霎时的思维奋斗后,勇气还是战胜了恐怖:”是的,雷总,您身上的事情对我来说真实是难以懂得,所以我就昼夜考虑您身上的秘密。好比说,有时候我甚至可以清楚地感触到您能侵入我的思维,这着实太匪夷所思了!“

  ”那你为什么不问我,却私下乱想呢?“雷总继续逼问我。

  ”这个 这个 “我语塞了。是啊,我为什么不亲身问雷总呢?迫于他的位置?迫于他的威严?还是冥冥之中有什么东西拦着我?我真说不上来。”也许我们是该探讨交换一下了。“雷总语气突然缓和了下来,”这样,我们再做个实验,你现在试着过来拿起我这把手枪。“

  这算什么试验?我纳闷了,这个有什么难度?

  昂首挺胸,我正准备走到五步之外拿起雷总那支54,蓦地发现本人的身体竟然不能动了。然后又发现,雷总的眼睛变得通红,他身上那种威严和压迫感出现在我的面前,而且重了很多。

  不知道什么时候,我竟然跪在了雷总面前。我想动,却动不了,我想喊,却喊不出,而恐怖的是我的意识也正在逐渐模糊。我绝望地瞟了大张一眼,希望他能过来拉我一把,而他却抱着手,冷淡地看着这一切。意识彻底地消失了

  梦,虚幻而又那么靠近我们的生活 朦胧中,我眼前浮现出了一个模糊的画面。

  会议室在一楼,宽阔明亮,不知道的人还会以为这里是某个大学的讲堂。

  我和大张去的时候,其别人都已经到了,雷总却还没到。

  ”刘子,据说你昨天晚上 晕菜 了,你那胆子咋那么小啊?没事了吧?“

  谈话的是小田,东北姑娘就是大嗓门儿。看来大张那小子今天又没少埋汰我。

  ”来,大家欢送我们091的英雄,刘干事。“大张也没闲着。

  其他人还真跟着鼓开了掌。

  我的脸刷一下就红了,说:”没事没事,只是跌了一下,不影响革命工作。“我尴尬地解释着。

  ”咳!“那熟习的咳嗽声从门口传来,雷总到了。方才还喧闹的屋子马上宁静了下来。

  雷总背着手,站到我们眼前,和以前一样,毫无表情。

  ”都说说吧,如果没有很重大的发现,就尽量简略明了。王浩先说。“

  ”今天早晨,我们对尸体进行了详细的解剖剖析,结论如下:

  1.尸体身高1米7左右,男性,脑部为正凡人体组织。可以肯定,该生物拥有和人同样的智慧与行为。

  2.手臂组织外貌与螳螂几乎一样,只是大了许多。质地坚挺,而且相当锐利,带有倒钩,内部肌肉组织发达,气力出众。

  3.心脏、肝脏以及肺部等其他组织功能根本与人类相同,只是皮肤被类似昆虫外壳的组织代替,硬度不如手臂。

上一篇:特朗普终于杀向中国:中国只需做好两件事
下一篇:IS也玩空地一体战?用无人机指引“人弹”袭击

推荐图片文章

热点文章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