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礼仪与圣事 >

揭秘:邓小平90岁生日台湾竟送来一份礼物

时间:2017-03-01 19:47 来源:未知 作者:信息发布中心

  随着中英关于香港问题谈判的顺利完成,邓小平在解决台湾问题的思路上提出了两手抓,既寄希望于台湾当局,也寄希望于台湾人民。1984年9月26日,中英两国政府关于香港问题的结合申明在人民大会堂草签,中国政府决议在1997年7月1日对香港恢复行使主权。人们等待香港问题对解决台湾问题的影响。

  晚年的邓小平

  1984年10月1日,国务院总理要在国庆35周年招待会上讲话,邓小平审视讲话稿时,把原稿“我们愿意同台湾当局共同协商,早日实现双方都能接收的和平统一。”改为“我们愿意同台湾当局和台湾各界人士共同协商,早日实现双方都能接受的和平统一。”10月22日,邓小平在中央参谋委员会第三次全会上对此作了说明:“解决台湾问题要花时间,太急了不行。现在我们的方针还是以国民党当政者为谈判的对手。这一点,台湾的人有一种反应,说我们不重视台湾人民。最近国务院总理在国庆招待会上的讲话中,在‘台湾当局'后面加了一句‘和各界人士',这是我加的。就是说,台湾问题接触面要宽,除了以国民党当局、以蒋经国为对手外,要广泛发展工作面。我们从前做了一些,现在更要有打算地支配。”

  从1985年开端,蒋经国的糖尿病日形严重,身材江河日下,蒋经国后盾湾政局的走向引起各界广泛议论。邓小平灵敏地感到到台湾的蒋经国身体不好,一旦去世,会涌现什么情形,很难估量。因此,他屡次利用有关门路向蒋经国传话,希望蒋能从从中华民族好处着眼,同我们一起来解决这个问题,恳切地希望老同窗之间能协作一下。

  晚年的邓小平

  由于祖国大陆坚决地采用踊跃主动的措施,从1986年起,两岸关系开始弛缓。3月,蒋经国在国民党十二届三中全会揭幕式发表《中国之统一与世界和平》的讲话,强调“中国只有一个,中国必需统一”。台北舆论开始以为,在能够预见的未来,和平渐进地与中国大陆统一是正确的道路。

  1986年5月3日,台湾中华航空公司波音747货机机长王锡爵驾驶B198号飞机在由泰国曼谷飞往香港的途中下降在广州白云机场,要求在大陆定居,和家人团聚。机上还有副驾驶董光兴、机械师邱明志两人,以及货物22万磅。事件产生后,5月17日至20日,中国民航代表和台湾中华航空公司代表在香港举办4次商谈,对货机、两名机组职员和货物在香港进行交接事宜全体达成协议。23日,双方在香港顺利完成交接,事件圆满解决。华航事件的解决,标记海峡两岸30多年来,首次进行了在社会舆论公开监视下面对面的谈判,攻破了台湾当局的“三不”原则,扩展了大陆政治影响,受到海内外广泛称赞。

  邓小平不失机会地从争取整个中华民族大团结的角度提出解决台湾问题的新思路。1986年6月18日,他在会见荣氏亲属回国观光团成员和内地荣氏亲属时说,“这次你们亲属团圆是一件喜事,是我们民族大团结的一个体现,一个演习。我们要争取整个中华民族的大团结。”“我们的国家是有希望的。”“我们欢送在海外的华侨、华人参加这个拥有前景的事业。”

  1987年是国共关联实现打破的一年。3月,台湾“行政院长”俞国华在“立法院”回答质询时首次公然表现,“三不政策”是消极的,只是暂时办法。4月,多位国民党籍“立委”提议台湾当局重新检查“三不政策”,以相符现实需要。与此同时,两岸沟通也有了新发展。邓小平多次强调,港澳问题的解决不可能对台湾没有影响,没有理由不必“一国两制”的方式来解决台湾问题。“一个中国”是基本,是民族愿望。既然是民族愿望,谁也阻拦不住。

  这样,在和平统一潮流的推动下,蒋经国决定履行开明的政策。1987年7月15日,台湾当局宣布从今年起台湾本岛及澎湖地域解除戒严令。16日,台湾当局宣布,允许台湾大众以香港作为出外旅游观光的首站。10月14日,蒋经国主持国民党中常会通过决策,决定除现役军人及现任公职人员外,凡在大陆有血亲、姻亲、三亲等以内的亲属者可赴大陆探亲。11月2日,台湾当局又出台了《台湾民众赴大陆投亲实行细则》,终于翻开了封锁近40年的“台海大门”,实现了海峡两岸有条件的人员来往。

  令人遗憾的是,1988年1月13日,蒋经国咯血而逝。同日,台湾当局宣布由“副总统”李登辉继任“总统”,后任国民党代办主席,接替蒋经国的遗缺。蒋经国的去世对中国的和平统一是一大损失,邓小平尤感痛心。蒋经国选定的继承人李登辉,被日后的事实证明是一个彻头彻尾的“台独”分子。

  汪辜会谈两岸破冰

  面对蒋经国去世后的新形势,邓小平再次强调弘扬中华民族优秀传统文化,振兴中华民族的思维。1988年6月25日,邓小平会见一位台湾客人时指出:实现国家统一是所有炎黄子孙的共同愿望,反对任何导致台湾独立的言论和行动。双方应明白建设现代化,发展经济改良人民生活,振兴中华是人民的愿望。发扬几千年中华民族辉煌灿烂的文化,是我们统一的一个重要基础。使中华民族立于世界之林,继承和发扬中华民族的灿烂文化,是我们共同的目标。

  1990年4月7日,邓小平会面泰国正大集团董事长谢国民等谈话时再次说:现在世界上有人在讲“亚洲太平洋世纪”,没有中国的发展是形不成的,中国的形象如何仍是要看大陆,中国的发展趋势和前程也在大陆,中华人民共和国在不长的时间内将会成为一个经济大国。他接着说,“我们相信,终极将靠‘一国两制'把我们国家统一起来。”“中国人要振作起来。大陆已经有相当的基础。我们还有几千万爱国同胞在海外,他们希望中国兴旺发达,这在世界上是绝无仅有的。我们要利用机会,把中国发展起来”,“下个世纪中国是很有希望的。”

  汪辜谈判两岸破冰

  1994年邓小平90岁诞辰时,海峡对岸的台湾送来了一个很特殊的礼物,这就是96岁高龄的陈立夫的回想录——《成败之鉴》。扉页写着“祝贺邓小平九十诞辰”,题名是“陈立夫”,时间是“1994年8月”。陈立夫送本人的回忆录,既是对邓小平的问候,也是抒发了对祖国统一的盼望和共识。

  台湾问题的解决关乎两岸和平与发展,关乎中华民族的伟大中兴,此事时刻萦绕在邓小平的胸际。从对台工作的大政方针到做台胞工作的微小细节,无不渗透着他的心血。今天,邓小平固然离开我们,但祖国统一这样关系全民族前途的重大任务,仍摆在我们眼前,谁也不能躲避,也不应回避,而应当接续奋斗不止。

88岁邓小平为中国最后一搏做了什么

  1992年元旦,在南海观察工作的时任广东省委副秘书长陈开枝接到了省委书记谢非的电话,后者让他立即赶回广州。谢非在电话里说:“我们一直希望的那位老人,终于要来了。”于是,陈向南海的同志告辞,对方问什么事走那么急。陈述:“你们可能很快就会知道答案,但也可能永远都没法告知你们。”

  这段凝重的话,是陈开枝在以后的媒体采访中时常提到的。而另一位亲历者吴松营说:“1992年,我们国家正处在一个十字路口,中国该走怎样的道路,是每一位关怀这个国家的运气的人所为之忧虑的。1988年……”

  1988年,在全民经商潮的背景下,因价钱双轨制、“倒爷”,方案经济下的流畅体系彻底瓦解,尔后的价格闯关失败,物价失控,经济陷入了一场突如其来的大失控。为了抑制经济过热,中央对经济实施整顿治理,压缩银根,减少基建,其后三年经济发展都在4%—6%的低点彷徨。在民间,有人说“中央要取消个体户了”,“改革开放该收一收了,该抓一抓阶层奋斗了”,甚至有人说要撤消经济特区。惶惑不安的情感覆盖在人们心头,整个社会的氛围烦闷压抑。

  “所以,在这样的形势下,小平同志决定南巡,决定到改革开放的最前沿阵地去。”1991年6月,中央办公厅给广东省委与深圳市委同时发出告诉,“通知只有寥寥几句,就说小平同志将来广东休息,让广东方面做好招待工作”。而广东方面在接到通知后,匆忙研究拟定了小平视察的路线,并交到北京。“小平同志也看了,认可了那个计划。我们还立刻装修了深圳迎宾馆的几个房间,并从6月起就开空调,不让房间有味道。但是,不知道他什么时候来,我们一直在期待着。”

  在陈开枝接到谢非电话的几天后,从中央下来一个三人先遣队。他们说,只是来休息的。“然而我们今天都知道,这是这位88岁的老人的最后一搏,为了这个国家的最后一搏。”

  1992年1月19日早上,深圳火车站。天气阴冷,有轻雾。这种南方的湿冷比之北方更是冷气逼人。广东省委书记谢非、深圳市委书记李灏一行十多人悄悄地在站台上等候着。没有人谈话。站台暂时被封闭,只有稍远处有几个车站的工作人员。9点整,一列没有车次编号的列车缓缓驶进。那位老人在家人的陪伴下从车厢走出时,众人蜂拥上去。时为深圳市宣传部副部长的吴松营站在外围,这是他第一次见到这位老人,他感到“有一种幸福感”,因为他知道“他正阅历着一个伟大的历史时刻”。

  一辆中巴车把老人接到了深圳迎宾馆。但老人只在庭院里漫步了十多分钟,就要求到市区去看一看。

  最后来到了皇岗口岸。

  11月:邓小平离别政治生涯

  11月13日,中国改革开放的首脑人物邓小平宣布他要“百分之百地退下来”。

  “退下来”在中国为俗语,用官话讲,为退休;在邓小平则又有了一种特殊的含意:“正式向政治生涯告别。”

  邓小平是在会见1989年度日中经济访华团的时候作出这个宣布的,他对这一群日本人说道:“你们是我见的最后一个正式的代表团。”

  中国共产党的机关报——《人民日报》,越日在第一版最上面的位置,登载这个消息。题为《邓小平会见最后一批外宾从此向政治生涯告别》。

  据我的估计,这是1989年初冬我们国家发生的最重要的一件事。

  邓小平是在9月4日提出他的辞职要求的。辞职信写给中央政治局。但是,直到四天以前,也即11月9日,才算是邓小平的正式退休的日子。因为这一天中共十三届五中全会的落幕会议上,邓的辞职恳求被通过。

  懂得中国的人都会知道,权力白叟的辞职,有时候并不意味着真的分开权利。“退居二线”、“退居三线”之说的当面,有着种种复杂的情况。

  当邓小平的辞职公开之日,不少老百姓认为,他辞职却不一定会辞事。中国的新任领导者也在多种场所宣布,中国的方向仍要由他来把握。然而,邓小平公开宣布他“告别政治”,好像是要下决心不再过问台前的事。用他自己的话说,退就要真退,他今后不再代表集体、党和国家,亦不再插手于领导中国的事。

  记忆稍好的人都会记得,中共十三届四中全会开过不足百日,五中全会即匆匆召开,其间隔时间之短,是不多的。

  看五中全会的内容,共有三项:通过治理整顿和深入改革的决定;赞成邓的辞职;决定新的中央军委领导。前后相较,与其说是为了探讨经济的问题,不如说是专门为了同意邓小平的离去。而以中国目前的形式来看,若非邓自己急着要退,其别人是断不会如斯情急心切的。

  邓想要把引退变为现实的理由,除了要尽快解决多年形成的“终身制”之弊病以外,另一个理由,可能是他说的“我也放心”。邓小平是在他的辞职批准还不到24个小时的时候讲这番话的。当时美国的前任国务卿亨利基辛格站在他的对面,注视着这位老人,就犹如17年以前注视着毛泽东和周恩来一样。邓则以他特有的作风,不经任何寒暄,启齿即向博士声名大义。他说:“咱们是朋友之间的见面。你或许知道,我已经退下来了,中国需要树立一个废止领导职务终身制的制度,中国现在很稳定,我也放心。”

  看来,至少在目前,邓小平对第三代领导集体是满足的。所以,两天以后,他对几位来访的日本人再次提到他的放心,并且异乎寻常地把他赞扬江泽民的话公开出来。他说,江泽民“是一个很有本事的人”。私下里,他对于江泽民的夸耀更多,其中最重要的估计,是认定他已经完成了第二代领导向第三代领导的过渡,而江泽民正是第三代领导群体的中心。

  然而邓小平的放心是有前提的。邓小平说,中国近十年来所执行的方针政策以及发展战略不会变;中国要发展。

  这话与其说是讲给他的日本客人,不如说是讲给他的接班人听的。他的想法,无疑是要中国在他已经开拓的道路上走下去。

  邓小平是寄望于第三代领导的。但是,将来的事件是否能如他所愿,这是将来才能答复的问题。把将来才干回答的问题拿到现在往返答,难有相对的掌握。

  在邓小平表明了他的“放心”之后,基辛格对他说了一句话:“今后你在中国的发展中仍会施展伟大的作用,正像你在过去所起的作用一样。”

  基辛格不愧为一个了解中国的聪慧的政治家,他的预言,有成真的可能。

上一篇:X-37B是核轰炸机俄媒描绘太空战后末日景象
下一篇:没有了

推荐图片文章

热点文章

友情链接: